厚黑学面前,你算老几?

许多人也许忘了林肯智这个年轻小伙子,要不是看了郑云城新书发表会的邀请函,林肯智这名字不知藏在我记忆中铁轨的哪一截了。林肯智是受邀嘉宾之一,他将朗诵郑云城的<企图叫醒春天的拳头>和<华教内战>两首诗。这实在太有意思了,纠缠了那些岁月的真假博士事件,许多人渐渐淡忘,许多人选择不想,也有许多人纠缠得拖累了青春,即使想追究下去也没辙了。

其实大家不用困惑,关于博士头衔的诱惑。在一个官本位的社会,做人做事以官为本,以权为纲,以仕途为导向。最近发生在中国的唐骏“学历门”事件,揭发了堂堂一个私企老总的博士文凭,居然造假。唐骏曾经在短短十年内,就升迁为微软中国区总裁,如今乃新华都集团总裁兼CEO,在《2010新财富500富人榜》排名第十位。

唐骏回应记者时,拿出一张美国西太平洋大学博士文凭。据揭发他的方舟子指出,“加州西太平洋大学没有校园,没有教室,只有一个办公室,还是与校长的儿子Stephen Forte的手机租借店共用的。”方舟子的消息,是来自一位在1995年为该校建立网页的美国人。

微博上流传着一个笑话,说唐骏的博士应该是“厚黑学”博士学位。所谓厚黑学,既是“脸庞厚如城墙,心要黑如煤炭,方能成为英雄豪杰”。这样的情节这样的情景,谁人不想起难忘的Kensington 大学,和林肯智那“打出实话,打碎谎言“的一拳。

但是唐骏一句名言,教人无法不改变一贯的价值观。他说:『你欺骗一个人没问题,如果所有人都被你欺骗到了,就是一种能力,就是成功的标志。』说到底,一切为做官,做官为一切,至今还是奈何不了唐骏。无论是西太平洋大学或Kensington 大学,从这两起似远又似近的博士文凭真假事件,我们不得不承认,在这功利至上的社会,适者生存,厚黑学者一路走来,试图揭发的你,算得了老几?

可话说回来,我最近从VeryCD下载网站,下载了在中国非常受落的耶鲁大学公开课,有《博弈论》、《心理学导论》、《进化、生态和行为原理》和《哲学:死亡》等。其实耶鲁的公开课程在2007年推出,最近才被中国人炒热,配上中文字幕供网民下载分享。大学突破区域和时间的局限,每门课花上三、四万美金制作费,通过视频免费提供学习的管道。

如果名校纷纷在网络开课,提供课堂实录以飨求知者,这种不求文凭只求学习的风气,恰恰和文凭造假的功利价值观形成对比。直到双方得以制衡,纵然头衔有价码,到底文凭不值钱。

(本文刊登于21/7/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如果這樣,這倒和AirAsia的理念一樣了,

Now Everyone Can Fly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