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就怕不够吵

老外很爱吵吵,对什么都点有意见,有时吵起来挺有意思,即使火药味重,善于举证辩解,道理越辩越明。曾经有个美国朋友带了父母一同来马来西亚,我带他们到槟城玩,傍晚在海边用餐时,朋友和父亲就为了座位吵起来。

父亲坐的位置可以看海上嫣红的夕阳下山,怎料到儿子也兴起看斜阳的雅趣。两父子面红耳赤地抬扛,结果儿子以他比父亲早几天飞回美国为由,说明父亲还有机会看斜阳,而赢得这个绝佳的座位。然后,一家人就开开心心地在海边暮景里吃了一顿饭。

当时我觉得很不自在,甚至有点文化震惊。亚洲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把位置让给父亲是理所当然的事。表面上是礼让,可是再往深一层想,这其实是一种降伏权威的惯性妥协。我们的文化鼓吹和谐和气,所谓和气致祥和气生财,不吵不闹就是太平盛世。

和气固然是好事,并不表示吵吵不健康。怕伤了和气或选择没有立场,最终可能变成权威的傀儡。怎么说都好,能自由地把话说出来,是人类的基本权力。除了面对面吵、打笔战,最基本的还是需要多角度的发言管道。不同阵营的声音正面辩证,才有改变社会的可能。

无论党报或舌喉报都好,只要标明言论所代表的立场,而非标榜着一个牌匾,却暗地里为他人代言的媒体,都是民主社会的健全平台。公正党有《公正之声》,土著权威组织有刚面市的《土权之声》,不同的声音吵吵,是件好事。

然而,《公正之声》面临吊销执照之际,内政部发出出版准证给《土权之声》,公正党抗议苦苦申请了9年才获得《公正之声》的出版准证,而伟大的内政部甘愿把偏颇的黑锅往自个身上扣,一年多就把《土权之声》的执照给发了。

9年啊,足以令一个被禁踏出家门妙龄少女,变成独守空闺的熟女。如今看着《土权之声》风光出阁,自己的《公正之声》却面临撤销出版准证,公正党心里不是滋味,唯恐党报濒危。

公正党报道“联邦土地发展局破产”的新闻碰一鼻子灰,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贾拉不是说过,国家9年后才破产吗,谁说联邦土地发展局破产?更何况我们都在削减各领域补贴了,等了一个9年,叫你公正党多等一个9年而已。

最后我只想说,你有你的看法,他有他的观点,什么之声都好,言论自由是人民的权益,不能等9年。民主不怕吵,怕就怕不够吵,最怕的,是连吵都不想吵了。

(本文刊登于2/7/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mayashanti说…
王赛芝把新闻干预说成国营台内部问题,反反垄断的文人害怕华社文人内部分裂,都是不吵的逻辑。
沉默不是懦弱忍耐不是麻木....
這首歌看來不夠力量讓人吵起來啊
杨艾琳说…
周泽南:息事宁人,是民族劣根性啊。

捲捲羊大头目:你的上半句和下半句,就有足够条件吵起来了。
反反(媒体?)垄断的(华裔?)文人……
基因改造的新品种?
^^
杨艾琳说…
蔡长璜:周泽南激动得手发抖了,你就放过他吧,何况“华社文人”没什么问题啊,哈哈。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