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煽动何来心动

谁有权力主宰一个人的生死?一般上我们都听天由命,寿终正寝或逐渐病死,当然不排除交通意外死,或莫名其妙堕楼死。除非是在“扮演上帝”,正式的英文说法是Playing God,就是把自己当成上帝,决定谁可以活下去、谁应该死去。即便如此,上帝只是一个代名词,一个信仰的代号,当人陷入一个无法及不敢碰触的领域时,唯有交给一个虚拟的意念,或意识,来决定所作所为的后果,接受有理或无理的裁决。

杨伟光因运送47克海洛因到新加坡,而遭新国警方逮捕。即便当年他才18,根据新加坡的游戏规则,杨伟光非死不可。然则,大马民间发起了“杨伟光后援会”,促新国总统网开一面,宽赦皈依佛法的杨伟光,理由是因为他已洗心革面。

网上流传着一个“给伟光第二次机会”的视频,可以看到杨伟光发黄的童年相片,字幕说明他贫困的出身,怎么从沙巴来到吉隆坡,洗碗洗到运毒,年少无知的他,如何不懂即使帮毒贩跑腿,一样犯上死刑罪状。视频配上萧邦的降E大调夜曲,恬静却扣人心弦。

除此之外,媒体和网络皆是杨伟光的报道,加上签名运动和视频,还有感人的故事,对大部分人而言,“拯救杨伟光”是良心发现,知道了特别感动,最低限度签了名支持,换来个心安的道德正确。

也许你忍受不了我的说法,认为杨伟光危在旦夕,我居然冷言冷语。其实,现今的社会太冷酷,人反而容易感动。你试想看,什么东西不被商品化?什么商品不被赋予感情和道义?比方说,卖个比实际价格昂贵的有机食品,也要贴上爱护环境改变世界的标签,要你心甘情愿贵买政治正确。或者,有些媒体的新闻报道,写得越来越煽情,加入个人造作的情绪,读者看了克制不了自己,报道却很有技巧地掩人耳目,忽略某些实况。

杨伟光的事,还是新加坡法律部长山姆甘说到节骨眼上:『杨伟光虽然年轻,不过若新加坡政府就这样放过他,会带出什么讯息?我们将向全世界的毒贩发出讯息:你必须确保你选择一个年轻人,或一个孩子的妈妈来运毒入境新加坡。』

除了强制死刑,堕胎的女人、复制人类的科学家,还有安乐死,谁不在扮演上帝?因家庭破碎而误入歧途的年轻人,不止杨伟光一个。然而,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激动得想救这个面临死刑的青年的时候,是否正眼看过巷尾阴暗角落毒瘾发作的少年?或未足龄的妓女?还是直觉反射闪开了?这也难怪,那些少男少女没有后援会和感人的优丢视频,不曾煽动,何来的心动?

(本文刊登于23/7/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Fair仔说…
看到了,又在能力范围能做到的就做咯,就这么简单。
其实冷漠和不屑的人还是很多。 一整个国家才有那么几千个人签。

也许人们认为瘾君子还有生命和戒毒所,不是"燃眉之急"。。。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

新加坡法律部长山姆甘的說話,非常【韓非子】。
匿名说…
请问可以给视频连接吗?
莊若说…
寫得很好呀,夠勇。
杨艾琳说…
谢谢各位留言!视频链接我没储存,你不妨在优丢搜索杨伟光英文名,应该不难找。庄若,谢谢你啦,好心就借我一件防弹衣呗。
莊若说…
有防彈衣都不能啦。這是kitsch,拿《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擋一擋吧。它也有責任滴。
思问者说…
如果新加坡政府对每一个人都如此公平,我无话说。

如果用终生监禁保留杨伟光的生命,让他成为一个借鉴,为什么不呢?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