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10的博文

面子书4月【牛言废语】7条

图片
1.
自从警总长宣称汽车也是武器开始,
我才知道我天天持枪四处横行;
自从一个少年平白无故地遭警击毙,
我才知道自卫和自慰是同一回事。(30/4/2010)

2.
这个不能播
那个不能讲
P民放个屁
也得过三关

放屁/腰斩/放屁/腰斩/放屁/腰斩 (28/4/2010)

3.
纳吉了解民联到内裤里
纳吉把头伸进民联的内裤
发现是填得满满的扎实
不像自己的,宽宽松松
纳吉把头伸进民联的内幕
发现是透明的清澈
不像自己的,神神秘秘 (21/4/2010)

4.
你喝酒了吗?
喝过,不过很久没喝了
你喝酒了吗?
酒?什么是酒?
你喝酒了吗?
你哪只眼看到我喝?证据在哪?喝什么酒?
你喝酒了吗?
喝了又怎样?不喝又怎样?(20/4/2010)

5.
谁吓普缇
普缇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普缇不敢来
谁吓普缇
甭问
甭问
甭问 (12/4/2010)

6.
你以为你的角度是正确的
我的角度认为我才是对的
你以为我的角度是相反的
我认为相反的是你的角度 (9/4/2010)

7.
纯文艺的恋爱(改编版)
你是犀利的海浪
我是小小一粒沙
暖暖的官场
吊着我们的家产
你跳醉人的曼波
拴住官职的绳索
那么痴迷
那么绮丽
你轻轻柔柔的细述着马华下的雨
淋湿你的光碟几十年来抹也抹不去
啊 我会永远的想起
几十年都不会忘记
轻轻的为我安个官
十几年的官
靠在你的背后
紧紧握着你的右手
慢慢的教我潜规则
要我记着你的事
当我青青嫩嫩的时候
你要创造蔡氏王朝的神话(9/4/2010)

笑可笑非常笑

图片
在网上看到RTCA晚宴的消息,于是点击视频看当晚主讲人拜登的演讲。无惊无喜,却意外的发现当晚另一个站在台上说话的人,Joe Wong,即黄西。

谁是Joe Wong?我也不知道。刻板印象以为,不会是一个中国六四难民上台讲悲情故事吧?结果发现是个土气的中国小子,把众资深媒体人把玩在手里,翻云覆雨,煞是好看。

RTCA晚宴是美国电台与电视台媒体人协会的宴会,来宾皆媒体重量级人物,既然主讲人是美国副总统,那站上同个平台表演单口相声的,相信来头不小。

黄西其貌不扬,活脱脱像个仍在发育的中学生,穿着不太合身的西装上台表演,表情木讷动作僵硬,压根儿没个谐星样。但是,口音虽是中国的,笑话却是美国式的。

『为了考美国公民,我必须上历史课,课堂上问的问题如:谁是富兰克林?我啊~了一声,答:难道他就是我们便利店被抢劫的原因?』全场爆笑,因为印在美钞的头像正是富兰克林。『再问,什么是宪法第二修正案(The Second Amendment)?我又啊~了一声,答:难道是我们便利店被抢劫的原因?』全场再爆笑,因为这条宪法保证美国人有持枪的权利。

来自中国的黄西说的笑话,中国人哪听得懂,视频上中国网民留言,表示难以理解。可是黄西不是小沈阳取悦中国人,他除了外貌和口音之外,已经是道地的美国人了。

黄西90年代到美国留学,就结婚生子住了下来。考获生化博士学位后,白天在实验室做研究,晚上在俱乐部表演单口相声。其实,亚裔想混入美国人的生活圈子,很不容易,如果从中国人的角度出发,用美国人的态度调侃,把美式笑话说得美国人都忍俊不禁,说到上大卫雷特曼的脱口秀,着实了不起。

看着视频上的Joe Wang搞笑,心里不免肃然起敬。他说的冷笑话非动点脑筋才咬到梗,说两句顿一句,让观众慢慢消化,节奏拿捏得准,分秒不差,算准沉默的部分笑歪观众。

『我觉得或许我应该竞选为总统。既然我们的总统半黑半白,这给了我很大的希望。』他顿了一下:『因为我是半不黑半不白,2 negatives make a positive。』

『我在中国长大,谁又不是呢?』这句调侃美国孩子皆在made in china的环境中成长。他一两句话,老外就溃不成军,被戏谑还挺高兴的。

笑可笑,非常笑,笑话虽可笑,但冷笑话说到节骨眼上,才非寻常笑话。周末闲来无事点击YouTube看Joe Wong吧。

(本文刊登于30/4/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周泽南-新闻从业:不是刑场就是战场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目前是国营电视台电视节目制作人,其制作的《前线视窗》多达十集探讨砂拉越巴贡水坝纪录片,只播出两集便被勒令停播。该纪录片主要讲述大约一万名原住民因巴贡水坝兴建而被迫迁的遭遇。

"当一名新闻从业员选择了站在真相和社会正义的一边,即使很多时候坚持起来难免会孤寂,但他至少找到了新闻从业的存在价值,以及自己身为新闻从业员的存在感。缺乏这份存在感的新闻从业员,我们只能从这样的专业人士身上看到虚假的光环,枯萎的花儿的踪迹,被收编了的批判武功,被豢养的骄贵,和假惺惺的张式“人文”格调或书香气质。"

请围观。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3198.html

银子开花的季节

图片
1.
这个周末草草收场。这样说,也许有欠公道,这周末毕竟有两个“过”人之处。一,错过。为五斗米折腰而错过周金亮的【想说话的歌】个唱。二,难过。为乌雪补选成绩而难过。

2.
长期以来琢磨不透的事,这回算是有点头绪了。根据杨善勇的计算,卡马拉纳登的每张票值6720令吉。网上枪声呛呛,敌不过银两锵锵。子民看到银子开花,看不到一棵健全的树。毕竟,白花花的银子可以修补很多东西,那些连子民都糊涂得忘了该谁修补的窟窿,已经等得很不耐烦。未来莫测,誓言未现,倒不如先吞为快。先感谢国阵,再赞美子民,因为连子民都看不起自己的权力了。

3.
网上微博流传着一个段子:“一直在捐款,从不知去向;一直在围观,从未有力量;一直在调查,从未出真相;一直在多难,从未见兴邦。”写的是中国,痛的是大马。

任何情绪抒发的管道,无论是写文章、博客、微博发帖,或是论坛上的交流,哪怕是锵金鸣玉,还是片言只字,最终只是自我宽慰而已。

昨夜补选成绩揭晓后,不断有人打气,劝大家不要沮丧,下届大选我们用票选来显示民主的力量。而我选择关机哀悼,因为一旦关机下线,这些声音就听不到了。既然我听不到,乌雪的子民也不例外。

4.
周金亮曾经在网上暗示出个人专辑的意愿,他的众粉丝大赞,不是加油就是努力,我却抵死笑侃周金亮,说叫这班拉拉队出钱投资,他就可以放心出专辑。他笑问我为何不投资,我说:『因为你唱。』

其实周金亮唱歌好不好听,可以不当一回事。他的歌是否动听,也着实没关系。他和许许多多的文化憧憬一样,是民间小小的温暖。在钱和万能的钱的现实里,它是夹在书本里的小字条,是刻在树干上的小心事,看似时光遥远的感动,然则是当下的慰藉。

这样的感动,是国阵每票6720令吉的成本也买不到的。

5.
摘自张锦忠多年以前的诗【桃花源】:“他们在千千万万人间隐没/ 像盐一样存在于无边的大海/ 然后他们失去了时间,声音/ 失去了他们自己的形影”。银子开花的季节,子民白花灌顶,淹没在偏颇的资讯,迷失于狭隘的视野。直到6720令吉再也买不到一张票的那一天,恐怕奋斗和付出停驻于目前这个阶段,那是“一千朵花盛放如爆炸/ 一千朵花凋谢如焚烬/ 然后是受伤与遗忘…”。

(本文刊登于28/4/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因为本土所以感动

图片
刚看了《初恋红豆冰》,心里翻着汹涌的海浪,走出电影院时,跟在后面的两个女子对话如下:『刚才那首歌叫什么名字啊?』『不知道喔,不过radio整天播,听到“显掉”!』『哎哟,你不觉得好听咩?』

当然,我想回过头告诉她们,那首歌叫<纯文艺的恋爱>,原唱者是吴旺庆,写歌的是叫陈绍安的文人。可是我不方便这么做,因为当时我眼泛泪光。

不用说,流泪当然是感动,但感动的不是剧情,亦非主题曲,虽然这些都很好,要是中港台的观众听得懂咱们的口音和口语,相信卖座不是一个梦。可是我哽咽的时候,总是观众爆笑的时候。

每回看到本地某某导演执导的影片,获得国外某某电影奖项,我都不知哪里可以观赏。上回一班年轻人搞了部Lomo的电影,才在电影院放映一天,结果错过了。后来一问之下发现,有兴趣看本土电影的朋友很多,可是都不知道哪里看,是否公开给一般观众看。

看《初恋红豆冰》不是为了支持国产电影,看了以后更觉得不需要靠“支持大马”的心态,就很乐意付钱去看。一开场我就入戏了,那条街我曾经走过,bakuli我也玩过,吵架撞车都得翻书买字, botak的水彩画笔触似曾相识,甜甜的红豆冰我很爱喝,骂人的话听过也用过,连鸟鸣也像我每天清晨听到的那个声音。

当你看到你的日常生活呈现在诺大的银幕上时,你能不感动吗?难怪观众一下就沸腾了,连连鼓掌叫好。老实说,打阿牛出道以来,我持着读过一点书的身份,有点瞧不起他,虽然他的专辑卖得好,版权税收得多,我依然坚持他的歌很土气。

看过他执导的《初恋红豆冰》后,压根儿没得嫌了,一句话:因为土,所以感动。这是大家熟稔的环境和习惯,熟稔到忘记曾经拥有,乃至忽略了纯朴和土气的美好。妙在,这部片子居然有本事把被遗忘和忽略的挖掘出来,放大后呈现在观众面前,让人暂且拨开政治的阴霾,触动最基础的土地和民间。所以说,《初恋红豆冰》很草根,比雅斯敏草根,而草根才能普及和流行。

现代人洞彻世事看到全貌时,往往害怕感动,因为感动显示我们脆弱的一面。若不幸感动被误导利用时,会怅然若失一段时间。然而,《初恋红豆冰》唤醒的感动是合宜的,因为那是本土轻轻柔柔的感动,好像槟城下的雨,那么凄迷,那么绮丽。

(本文刊登于23/4/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一分钱的实在

图片
日子过得浮躁不安,网络服务频频断线,怀疑20Mbps的宽频网络高速公路,是不是新设了几个路障。爱来不来的态度,姗姗来迟的速度,比一个含羞答答的女子还要矜持。

后来查看Streamyx网页,才发现它没说谎,只怪我看得不够仔细。在UniFi的网页上,清清楚楚地写着:“Download & Upload speed up to 20Mbps”。“Up to”不表示每分每秒是20Mbps,它可以是5 Mbps ,1 Mbps,或更少。它甚至可以选择每个月“up to”一次,你也不能说它错,因为已经写明是“up to 20Mbps”,而非“guaranteed 20Mbps at all times”。言外之意,20Mbps与否up to 它,要不要当订户up to 你。

幸或不幸,我在享受免费试用阶段,没有资格埋怨。但是一旦开始付费,我是否会选择这个与时俱进的高速宽频网络服务?试想,20Mbps的服务费每个月249令吉,假设Download & Upload speed 不“up to ”20Mbps时,我是否应该缴付“up to”249令吉的服务费呢?因为按理来说,你提供1Mbps时我付1Mbps的费用是天经地义的,你提供20Mbps时我付你20Mbps的费用是理所当然的,这是三岁小孩都懂的逻辑,可是应用在大马网络服务的课题上,变了天方夜谭。

著名文人莊若昨晚在面子书上发了个帖,写着:“我在PC展大罵Celcom的主要內容是:「既然是5Gb限制為什麼騙人說Unlimited,既然至少要24小時安裝為什麼說30分鐘。」网上的面友悲极生乐,疯狂回帖。有个叫杨艾琳的说“大马宽频是个天大的笑话”,文坛壮士陈政欣说“对呵,还有digi,还有celcom,还有maxis,哪个说话像话,都有的白痴。无线,无个屁。还有那个叫人potong的,自宫算了。”诗人刘艺婉:“唉,我申请安装电话和streamyx,4月2日填了表格,付了第一个月的钱,至今沒人打电話來,沒技术人员出现在门口。”人在海外的知识分子张锦忠建议:“学黄明志在Celcom门前拍部短片上优丢吧。”Ho Siew Ping真诚告白:“我用的是窄频!”陈政欣忍不住说了句绝句:“我总是给无线的骗。”

看来骗有几种境界,一种是说一套做一套,直截了当。一种是说了实话,不过实话写得字很小,小到戴上老花眼镜加个放大镜还是…

韩寒被和谐的博文:而你们在怕什么?

今天,在一些论坛上,我看见了福建马尾审判三个网友,说真的,我的确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我就开始搜索,我先上了谷歌香港,结果就和我搜索胡萝卜和李子一样,页面再也无法打开,于是我上了百度,我只知道有三个网友,因为涉嫌诽谤,被抓了起来。那么他究竟诽谤谁了呢,诽谤了当地公安,我当时就想,这三个人完蛋了,诽谤了当地公安,再由当地法院审理,这审判结果岂他们不是都已经在当地饭店里谈好了。

本着公正的态度,我继续搜索这三个网友究竟是为什么诽谤了政府,但是线索到这里就断了,我先用了百度知道功能,百度表示不知道,当然,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于是,我使用了新浪爱问功能,结果爱问不问。最后,我大致知道了故事的内容,这其实是一个很典型的故事,为了防止出现文章过敏的情况,我一概隐去了人物姓名。

主人公突然死了,家属怀疑是被轮奸致死,提出尸检,尸检的结果是主人公自顾自病死,并非强奸致死。家属怀疑警方包庇罪犯,提出还要尸检,但是相关部门并不配合。家属的情绪很不稳定。三位维权人士听闻此事,以死者是被强奸至死的观点,的将此事件做成了视频和文章,转发到国内外论坛。当地公安召开新闻发布会,强调死者是自然病死,随后,参与制作视频发帖等人当地公安机关逮捕,其中主要负责的三人,二审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到两年。

事情大致上就是这样的,就案情本身,关键是死者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个我不知道,我也没有证据,所以无法站在维权者或者政府的任何一方说事。政府认为,只要他们宣布了,这就叫证据,维权者认为,只要他们调查了,这也是证据。这件事情我并不了解,在其他众多的维权事件中,政府一定全错么,不一定,维权者一定全对么,也不一定。但是为什么政府永远表现出全错的态势呢?

其实很多事情其实都是当地政府自己弄大的。如果他是真的自身突发疾病死亡,那么便让有公信力的地方来尸检,说服家属便是。很多网友说,政府急需成立廉政公署,来树立公信力,我认为廉政公署没有用,香港很少发生腐败事件,其实并不是拥有了廉政公署这四个字,而是因为廉政公署是独立的这三个字。我认为,大陆现在的国情是不适合成立一个独立的类似廉政公署的机构的,如果一成立然后来真的,那几乎所有公务员及其亲属都嗖一下不见了。但是,大陆最最急需成立的一个部门乃是独立的"尸检部",这个尸检部必须拥有向廉政公署一样的独立性和公信力,必要的时候做到电视直播尸检。仔细回想中…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图片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是一首动听的维吾尔族歌,更重要的是,它也是一部艾晓明的记录片。这部记录片让我们“听”到和看到部分艾未未被警方打的过程。你可能正纳闷着,我怎么总写中国言论封锁、维权人士、翻墙和敏感词。其实,国境之内国境之外固然两个风景,可树上一样长着绿叶凋着枯叶,政权奔驰而过翻起的滚滚尘埃,没有分别。

人权不该是中国的滥权,亦非我国人民的债权。没有人欠谁什么,相同的,没有人有权力伤害另一个人,无论是平民百姓,或者是执法人员。在一个民主国度里,每个人都有权利说出自己的想法,你可以用民主的态度去辩驳,可是你不能够擅自决定一个人的对与错,更没权力在肉体上或精神上伤害他。

艾未未为了谭作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事,带了左小祖咒和工作室的几个志愿者赴成都为谭作人作证。岂知夜里3点钟在下榻的宾馆遭警方砸门,于是艾未未即刻开了录音机,放进床边的书包里。他事后在录音片里说明,每次志愿者作公民调查时,他都会要求大家带录音机,因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证据是最重要的。

志愿者几间房每间进了5、6个警察,艾未未打了110报警,因为报警才有记录,正在通电话时,警察就破门而入,从录音听得到当场情形一片混乱,警察动手打人了。有个警察说:『谁看见了?』『你有什么证据?谁打了你?打你哪儿了?伤在哪儿?』当然,他没想到打人的时候被录下来,证据,是有的。

艾未未的头经这么一打,后来就不对劲。一个月后到慕尼黑举行个展时,艾未未因脑积血压弯了脑中线,而被送进医院进行脑部紧急手术。

你是否记得我国的古甘?那个暴毙于扣留所的印裔青年?《独立新闻在线》于4月8日报道,沙登医院资深法医阿都卡琳达祖丁供证,“死者身上所有的伤痕不可能在短短10分钟内造成,而是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连续性的虐打所致。”“..其中一部分是单一喉管挥打造成,一部分则是折起的喉管打击形成..”。

任何看到死者口吐白沫、血迹斑斑、伤痕累累的相片,都会咬牙切齿,可是许多人选择不看。也许是因为肤色,或他只是个默默无名的修车伙计,也可能因警方指他涉嫌偷车。然而,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谁有权力叫一个人何时死、如何死,更何况是被虐打而死?

每一种权力都有一个底线。你的职责可以让你开枪不打死人,不表示你朝人脑门开枪就不被追究。如果这一些事已无法让你震动,请把古甘、赵明福,还有许许多多人间蒸发的人,当着你亲生孩子看待。

*图:艾未未在警方没察觉之下,在电梯对着镜子…

怎一个了字了得

图片
昨夜的星空灿烂,推特里弥漫着性和自由的气息,全因为日本AV女优苍井空开了推特,有个叫老卡的中国推友发现她的推特帐号,消息迅速传开,网民一窝蜂地纷纷抱佛脚学翻墙,follower仅仅一夜之间几个时辰猛添,人气飙升,连苍井空本身也慌了,发日文推文直问发生了什么事,哪儿排山倒海地涌来的中国粉丝,只好用英文写:『I'm surprised. Receive many follow messages & RT from China now。Aaaaaaaaahhh,I don't know, anyway THANK YOU!!』(*RT是Retweet,转发)

半夜12时就寝前开苍井空推特一看,follower 已经破万,达成万人之夜!昨夜万蛙共鸣,哄的不乏知名博客和时评人。这些知识分子平日发推文关切的事件,不是地沟油就是矿难或山西疫苗,一向以来各持己见,昨晚却发现共同目标,放下歧见为自由起哄,相信网上翻译器都瘫痪了。知名的记者/专栏作家安替发推文打哈哈:『别拦我,我要学日文。』

大家的热情感动了女优,苍井空回说:『我使用的是翻译。谢谢。在中国我的球迷。』为了“球迷”一词,知青们还建议她换翻译器,著名博客宋石男反而说:『“球迷”一词相当精准,极有风情。』安替说她是引用诗经,“君子好球”嘛。苍井空知道,今早已超过1万3千的推友follow她,超过1万人非常可能来自中国。球迷团结一致,没有了左派右派,而她不知道的是,这些人其实不是冲着她来到。

中国官方封锁言论,网民无法上推特、面子书、YouTube和Blogger。换句话说,墙里的人不懂的事可多呢。在中国,主流媒体与CCTV只能说是政府的代言人。可是,不是任何人都会翻墙,即使翻了墙,也不懂通过什么管道去接触被封锁的资讯。在推特上与日本AV女优邂逅,不表示网民是AV观众或意淫,反而是挥舞着成功翻墙打破压制的旗帜,把苍井空这个挑战权威的战利品捧在头顶。

一觉醒来,推特上剩下残余的空啤酒罐。大伙放弃在胸上努力,转攻大脑了。昨夜推上的一句“苍井哺乳,四海归精”只剩下几个凋零的卫道人士拾着石榴裙下的余渣。重要的是,网上多了数千个学会翻墙的人,因与苍井空邂逅,而从此有了一手接触真相和传播真相的好技巧。

我突然想起赵明福和国境之外的普缇,大家看了新闻还是那句话:『迟早不了了之。』我突然想起古甘的死和古甘被虐打惨不忍…

把这么正经的名堂说得嬉皮笑脸

图片
当韩寒、薄熙来、刘晓波和李彦宏入围《时代周刊》“全球具影响力人物”的候选人时,中国网民处于高兴奋状态,除了议论纷纷,还是议论纷纷。

且让我们来看看,这四位候选人是何方神圣。李彦宏是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百度的总裁,中文用户“百度一下”了这些年,李彦宏入围名单,自然不在话下。

薄熙来乃重庆市委书记,号称当代铁面无情包公,打黑有功。在制度不吃香的中国,包公最吃香。他一句毛式语录:“革命的道理千条万条,归根结底就是一条: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深得民心。

刘晓波因起草《08宪章》而受牢狱之灾,从去年圣诞节到今年清明节,除了举头望明月低头思人权,牢里鬼哭狼嚎的岁月还有茫茫的十多年。

至于80后代表人物韩寒,截止发稿,《时代周刊》网络投票暂排第七,算是人气超高,因为有5万7千多人认为他具有影响力。刘晓波排37,薄熙来75,李彦宏暂居145。

其实这一类“最XX排行榜”不胜枚举,《时代周刊》“全球具影响力人物”名单里,有的是政治家、企业家、运动员、艺术家和娱乐界人士。除了奥巴马、萨科齐,也有“老虎”伍兹和韩国花样滑冰“花滑女王”金妍儿,暂排第三位的是韩国歌星Rain,榜首的居然是道德沦落的舞曲歌星Lady Gaga!因此,它除了是一个网民投选的排行榜之外,并不表示候选人有整顿世界的能耐,把这么正经的名堂说得嬉皮笑脸,只能说明候选人受欢迎的程度。

有些人说把韩寒列为候选人,《时代周刊》想必患了高度近视。同时,微博和推特上不乏帮韩寒拉票的名人,如维权人士冯正虎。韩寒写的<散文一篇>博文,谈及被提名这件事时,风趣地说:『我看到了一条新闻,新闻说我候选了时代周刊的两百个影响全球的人物,中国同时入选的还有敏感词,敏感词和敏感词等人。当时我正在我们村里挖笋..』

接着他说自己只是一介书生,『除此以外又有什么呢,那虚无缥缈的影响力?』,他是舞台上被灯光照着的小人物,而真正有影响力的人『可以随时让这个舞台落下帷幕,熄灭灯光,切断电闸,关门放狗,最后狗过天晴,一切都无迹可寻。』

其实,除了媒体人和关切人权的小部分人士之外,相信走出中国,在西方国家是没有几个人听过刘晓波、薄熙来和李彦宏,尤其是韩寒。但是在网络票选排名上,他超越了暂排名15的奥巴马。当然我们不能小觑中国网民在国内被“阉”的力量,即便是个不靠谱的排行榜,中国“淹”民还是急着把它当救生圈拼命往头上套。

(本文刊登于8/4/2…

推特改变了游戏规则

图片
『你是其中一个被选中共同设计北京鸟巢的艺术家之一,但是随后你却呼吁抵制奥运会,这是为什么?』艾未未于今年3月16日接受CNN的采访时,主持人阿曼普这么问他。其实,这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因为凡是媒体提及艾未未,总会介绍他为鸟巢的建筑顾问。

问题是,艾未未是中国异议分子。他除了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还扮演了挑战政治权力的角色。从他痛批四川当地政府纵容建建造质量低劣得如同沙堡般易坍塌的校舍,一直到去年8月,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谭作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艾未未及一行十余人志愿者赴成都为谭作人作证,警方闯进宾馆艾未未的房间,殴打他的头部。一个月后到慕尼黑举行个展时,艾未未被送进医院进行脑部紧急手术。艾未未在推特上风趣地说,是警方殴打导致他“脑残”。

艾未未显然是个国宝,但政府恨不得把他压成草。他和官方的关系如此恶劣,受邀设计鸟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艾神在CNN说:『我的参与是因为瑞士的建筑师事务所,赫尔佐格和德梅隆邀请了我,国家从来没有邀请我做这一工作。因此,我是把它当成一个建筑项目来做的。当然我们希望中国主办奥运会,通过奥运会,中国能成为国际大家庭的一份子,分享相同的价值观。但很快我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你知道,中国政府或者说是中国共产党,只是把它当成一个宣传工具而已。』

除了1200万读者的博客被关闭,和无法登记国内的微博之外,艾未未被跟踪、电话被窃听、银行帐号被检查,几乎不断地被官方骚扰。以他的条件,他绝对有资格投向外国的怀抱,抛开祖国的枷锁当个美国公民或法国公民。可是,艾未未无视自身的安危,而选择留下。

在中国,电脑上是打不出这个人的名字的。他翻过防火墙,利用推特和世界保持联系,跟他推特的3万多个用户,通过他了解真相,再传开去。我相信杰克创立推特时,没想到推特居然有潜质成为一个改变社会的工具。他是一个封锁社会的出口,然而目前掌握科技的人数有限。以中国的情况来看,推特大约有5万个中文用户,主要是记者、编辑、作家,他们能得到西方的讯息,同时传递讯息于世界。换句话说,懂得翻墙技术的人民,正在用推特发动变革。

如今,艾未未因本身作出与世界联系的努力,在世界上已经有了一个明显的地位,中国官方即使对他不满,也不方便对他作出任何行动。因为如今,大家有了改变游戏规则的工具,人民正学习运用它来改变世界。言论封锁,已经是Past Tense。

(本文刊登于6/4/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爱神艾未未

图片
在那夹着春草的泥土
覆盖了他的尸体之后
他所遗留给世界的
是无数的星布在荒原上的
可怜的土堆中的一个
在那些土堆上
人们是从来不标出死者的名字的
——即使标出了
又有什么用呢?

这是艾青的诗篇《他死在第二次》的最后一段,<他倒下了>。艾未未读之,意识到一切冥冥中注定,有一些事,他必须去做。

512地震后,他对政府只提供一个笼统的数字,而没有公布遇难者的名单极为不满。他亲自设立一个纪录片组,采访几百户遇难人家,谈地震的情况。许多遇难的孩子送到医院,就再没回来。有些家属遇难后再没见到孩子,也不知孩子死活,埋在什么地方。有些家长被要求抽血做DNA鉴定,后来却不了了之。

『对死去的生命不认同的话,实际上是对生命的不尊重,是对我们自身价值的贬值。』艾未未和他的志愿团队寻找这批遇难者的名字,然后通过推特链接谷歌文件“512公民调查资料汇总”,公布将近5000个遇难者名单和揭露因豆腐渣工程而死的真相。

我一直在跟进艾未未的推文,几乎每一天都有类似这样的推文:『三月三十一日。今天是4个遇难学生的生日,他们是:白海,黄勋,胡波,杨林』,『三月三十日。马平,女,1996年3月30日,洛城小学六年级一班,12岁』。

他的推文经推友转发,提出的话题通常会带动推友讨论,一浪推一浪,波涛汹涌。就如近日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事件,艾未未发了一条推文:『赵连海被抓前两天一起吃饭,我问在结石大于4mm的30万受害婴儿中,历经政府的打压,还有多少家属在坚持申诉,连海苦笑,不过十人。几天后赵连海被抓了,今天一个都没有了。』他说,千千万万个倒下了,不会有一个站出来。可是有了艾未未和艾未未效应,一个倒下了,总会有千千万万个站出来。

也许你不知道,中国著名的艺术家艾未未是诗人艾青的儿子。在网上,他们叫他爱神。中国是个畏惧不同声音的国家,可是爱神敢说,不但敢说,而是说了能引起不凡的回响。爱神在纽约和推特创始人杰克会谈,杰克居然在三个月前才知道,推特在中国被封锁的事,觉得很难理解。

墙内有微博,墙外是推特。艾未未无法在微博注册,而想看爱神的推特的中国人必须学会翻墙。想认识艾未未就上推吧,你会看到精彩的推文如:『不能逃避的理由是你还会回到你熟悉的地方』,『现实在提醒人们,你可以不草泥马祖国,你将被祖国草泥马』。

(本文刊登于2/4/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