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忙与闲

今人好忙,不得开交。与忙人聊忙,实是冲忙,三言两语,速速离去。相对之下,吾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显得慵懒,不思进取,唯恐云起时,已坐吃山空。自惭形秽,吾人中岁仅好文好山好水,韬光养晦,不求名利。挣钱时投入,闲来读书弹琴,家事如修行,生计为志趣。凡事最好有瑕疵,就不必事事求全。有舍有得,不忙不盲。日子过得有个底: 忙了一天,忘了什么? 闲了一天,想起什么? 余年学得一二,此生即无悔矣。

Tomas Transtromer

瑞典诗人Tomas Transtromer 60岁中风后,学习用左手弹琴。读了他的一首诗,<Balakirev's Dream>,即惊讶又欢喜,他的诗作有韵律,适合朗读。我读的是英译版,全赖译者译得好,才得以欣赏佳作,看来译者浑身也充满音乐细胞。看Tomas弹琴的视频,才知道原来其音乐造诣不浅。诗人弹琴,和音乐人读诗一样,拆开两个世界的藩篱,意象的范围就广了。"一片土地从音乐厅浮起
那石头却不比露来得重。"  "In the concert hall a land was emerging
where the stones were no heavier than dew."视频里Tomas 朗诵的<Allegro>非但不allegro,反而很tranquillo。"The music is a glass-house on the slope
where the stones fly, the stones roll.And the stones roll right through
but each pane stays whole.""音乐是个斜坡上的玻璃屋
石滚,石飞那些石头滚着穿过
但每一片玻璃完美无瑕"https://youtu.be/ApiaFYq3wZc

武打

成龙每每挨打
可他不曾输过甄子丹都赢了
武林却只有他廖凡一个动作
竟死了两个人当年的李小龙
却是个哲学家考试考到零分
未来可是马云看戏就要相信
信了就是赢家

写不尽的完整

是笔在希望中枯竭
是格子放弃了攀爬批判之声哑然失笑
修辞不再是礼貌是犀鸟飞起又落下
是风筝断线悬挂枝枒抒情之意闷不吭声
鸡不哭而鸟不嚎谁说绝望会开花
谁说反抗是必然是泛黄的笔记本空白了
写不尽的完整(2017岁末于江沙)

弹一曲

小食中心

小时候父亲常带我们到PJ十四区的小食中心用餐。有个摊主貌似刘德华,卖的是"碌碌"。成串的腐竹、鱼丸、蚶等,往沸腾的水里烫,熟了沾花生酱和辣椒酱吃。有时顾客多了,冒烟的水里几十串的,找不到自己那串,只好一支支拿起来看。虽然不太卫生,但一群人围着既烫又沾的, 卻是一番风味。如今小食中心变了电脑手机大卖场,只剩下一些马来摊子迁至酷热的地底层,过后也没再光顾了。太平也有露天小食中心,但想起十四区那外号"四十九摊"的小食中心,虽没酒,那却是一片觥筹交错的情景啊。

厨房

那天,一只鹧鸪飞了进来。它凭窗下望,看我们在厨房忙乎。后来它飞到墙上未启动的风扇,静观准备晚餐的风景。它换了几个角度观察,然后安稳地坐在碗柜上,不走了。

饭后发现鹧鸪不见了,或许是辞世的老狗回来瞧瞧,打个招呼。也许吸引它的,是现在的和上一代搀杂成一个佳肴的,菜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