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布城,走向世界

有些人不高兴,因为民联开始走国际路线。

关于安华六月初连同一万名示威者,在美国大使馆前举布条,高喊“消灭犹太复国主义”,而后据《华盛顿邮报》的言论版副主编Jackson Diehl的说法,安华“耗了不少时间向老朋友解释,当然少不了众议院外交务委员会主席伯尔曼,和一两位犹太领袖”,Jackson Diehl说安华“后悔使用一些字眼,如犹太复国主义,并强调自己今后需要更小心遣词措意”。

明显的,《华盛顿邮报》这篇评论暗示了奥巴马政府的苟延残喘,而反以色列的声浪旋即高涨,导致美国自甘妥协于所谓的“开明回教徒”立场,对其行为感到极为不满。

有意思的是,安华认为首相、副首相、新闻部长、国防部长对《华盛顿邮报》一文皆作出回应,讶异“《华盛顿邮报》突然对马来西亚如此重要”。

此话仔细斟酌,方能品尝其香醇。鄙人理解如下:

如今,俺有的是国际名气,国内关于后庭花开和牢狱之灾的一切一切,都不足以局限俺在国际的影响力,即便是举足轻重的《华盛顿邮报》亦有微词,天朝却因《华盛顿邮报》的微词耸动,这是何故?俺越过布城,走向世界,奈何奈何?无可奈何!

一不做、二不休,7月4日民联走出大马走到伦敦,高调举行“民联之友”推介仪式。风光出席推介礼的是被指“同住一间酒店”的再益和柏特拉,还有私家侦探巴拉。所有的“红”人齐出场共襄盛举,有些人不高兴了,身体起了微妙的变化,民联毕竟试探了某些人的容忍局限。

在我看来,有些人不能容忍别人比他张扬,有些人却是不能容忍别人比他有运气张扬。然而,凯里的不悦触发他认真思考:既然柏特拉正大光明地曝露了行踪,为何大马警方仍然毫无行动?

据《当今大马》引述,凯里认为“我们和苏格兰场(伦敦警务处总部)拥有合作,也和英国有引渡条约,因此大可以把柏特拉引渡回国缉拿”。如果这件事令凯里质疑大马警方处理案件的逻辑水平,至少给了人民堪称聊胜于无的期待,只是不知道凯里对其他民事是否具备相等的敏锐感?

让我欢喜让你忧,让你欢喜让我愁,世事总是向对立的。民联走向国际的实际成效拭目以待,但是,足以对一些不高兴的人造成威胁,至少在心理战术上更胜一筹。

(本文刊登于7/7/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要挑的都可以挑出來。
民聯越來越像反對黨了。哈哈 ;)
杨艾琳说…
挑到骨头了吗?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