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一月, 2013的博文

只要做一点点就好了

只要做一点点就好了,他说。针对若来届大选民联成功执政,民联会否解决目前大马的公害问题,准备解决多少公害问题,而作出的回答。假设改朝换代成功,人民期望民联作出多大的改变,改变什么,和怎样改变,「只要做一点点就好了」,他如斯回答。

他,未必是一个特定的人物,而是绝大部分欲改朝换代的大马百姓。这是国阵执政55年训练出来的气度,即便我们已经无法容忍,但只需换掉,新政权只要比旧的好一点点,我们就满意了。

从「人民记录电影」发起《反五毒除公害》纪录片拍摄与放映活动开始,我们的意愿就是希望把各公害课题带到各地,让即使没有网络服务的群眾也能瞭解各种问题。

我们突破大部分媒体的选择性报道及屏蔽,与乡镇的居民乃至于砂州內陆的原住民交流,为的就是提高公害危害的意识与知识,让这些人自己作出决定,他想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並准备如何付诸于行动,来阻止与改变肆虐的公害计划及工程。

相信许多反公害组织一致认为,在反公害这个前提之下,改朝换代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政权转换后,为目前失控的各巨型计划,作出严格的审查与评估,进而决定在技术上改善或终止计划。

反公害掀起了热潮,人民响应,民联也与时俱进反起公害来,这是可喜的现象。

民联代表作出反公害承诺,不费吹灰之力。男人说:「我爱你,我会照顾你一辈子。」女的默默点头,海誓山盟,海枯石烂。不到3年,男的另结新欢,女的鬱鬱寡欢。

故事总是这样开始和结束,但是感谢国阵政权的锻炼,我们勇于反抗的时候,却不敢要求替代的一方。

「要求」的力量日渐薄弱,我们反抗的时候,却以为自己强大了。事实上,我们缺乏安全感。捉住浮木时,深恐「要求」就影响改朝换代,「要求」就为难新政权。我们甚至认为,最好改朝换代后,才来討论这些问题。所以走到提高人民意识的时候,我们就止步了。

在「只要做一点点就好了」的人眼里,稀土厂之外的其他问题,都是可以容忍的。

这包括了灭村灭族,以及重工业未採取安全措施,导致居民罹患癌症及其他病症等,这些,都可以容忍。只要改朝换代,大马今后歌舞昇平,居生处乐。

我们有意识,但缺乏知识。我们愤怒,但我们纵容。我们抗议,但不敢要求。是我们其实不关心,还是很龟毛呢? (本文刊登于29/1/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见证国阵慈悲100

国阵政府到校园派发100令吉援助金给学生,选择最不方便的方式,就是要求家长在特定的日子和时间,到学校领取。学校挤满了家长,校外的交通比平日放学时间更繁忙。感谢国阵政府慈悲,父母卸下工作请半天假,驱车到学校领取100令吉,协助製造空气污染。

派钱时间设在上学或下课时间,给家长造成不便。原本想不明白校方为何要如此安排,后来领钱时就恍然大悟,原来,领钱的代价是要见证政治人物派钱,为了確保人民见证,当然要配合政治人物的时间啦。

校方有点委屈,老师看著台下排队等领钱的家长,说:「抱歉,请家长耐心等候大人物的到来。这是教育部的安排,我们必须这样做。请级任老师先不要把钱发出去!」于是大家耐心等候「大人物」驾到,校方很体贴,排好椅子给家长坐,以便好好听「大人物」致辞。但是,大家选择站在队伍里,看著手錶,等著领钱。

后来当然还有意外的惊喜,因为除了100令吉,父母还获得两瓶瓶装水,和两块巧克力奶油麵包。父母必须签名「代」孩子领取水与麵包。

我很好奇,饮料与麵包既然是准备给小孩的,怎么不直接在班上派了,还要签名「代领」呢?或许,国阵政府怕小孩还没回到家就吃掉喝掉了,父母错过了见证国阵慈悲的机会。

「大人物」姍姍来迟,穿著深蓝色的国阵T恤上台表示,有了这100令吉,父母可以为孩子增添校服和文具等等,並表示政府希望每一年都能继续这样派钱。她说:「一个孩子100令吉,两个孩子200令吉,三个孩子就有300令吉。」

家长很纳闷,怎样用100令吉买这么多东西,並考虑是否为了一年100令吉的援助金,而多生几个小孩。这时,家协代表上台为大家解困,他不苟言笑地说:「今天,我仅代表全体家长向这个政府感谢它拨出100令吉给学生增添文具,谢谢。」大家顿时鬆了一口气,至少建议的购买范围合情合理了。

《马来西亚前锋报》报导,「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若不是政府善于策划与管理经济,就不可能拥有大笔资金援助人民。」

感谢政府,这笔4亿9千500万令吉的拨款,从哪个角度看,若不是国阵想以100令吉廉价买选票,就无需人民见证政府如何劳民伤財,浪费半天领回自己的血汗钱。

请点击观赏短片 http://youtu.be/kxJ8DCvyicY

(本文刊登于21/1/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不要可乐换百事可乐

图片
112人民崛起大集会和以往的集会不太一样。

最初民联发起號召各界人马参与的时候,讯息有些混乱。也许是太多项诉求了,导致焦点不明確。尤其是华裔社会,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所以对112的活动有点冷漠。但是,据说巫裔朋友的反应比较积极。 也许是因为伊斯兰党与公正党的政治影响力,而非如华裔群体主要以净选及反公害为主,巫裔的集会动机是政改,所以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诉求,反而不是参与集会的主因。

为什么说112人民崛起大集会和以往的集会不太一样呢?一直以来,大集会皆以黄色、绿色或黄加绿为主。而绿色则以反莱纳斯引领先锋,无论口號、標语、横幅、大旗和T恤衫,及大眾对绿色课题的认识和关心,一般上限于反莱纳斯稀土厂。

改朝换代解决问题?

但是112这一天,默迪卡体育馆除了绿衣黄衣,还见黑衣红衣橘衣等,支持著各种不同的课题,如减低石油税、保障垦殖民的土地拥有权、女性地位等。手持的標语从除了能概括各公害课题的「终结公害计划」,到社会主义的「公平平分財產」,至主张言论自由的「还我媒体自由」,乃至女权至上的「女性引领改变」,及保护文化遗產的「捍卫苏丹街」等,我们终于看到了平衡的现象。因为在这个集会,大马人民所有的不满以及承受的不公平对待,都能够一次发泄个够。

我必须再次强调「终于」这两个字。毕竟,在无数个绿色集会中,反莱纳斯以外的团体都「非常努力」才能爭取到发声的机会。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的丘雪梨于「绝食100小时」的活动后,在面书上发帖:「为什么讲到公害你们就只想到莱纳斯而已?山埃採矿让很多人生不如死你们懂吗?政府就是看死大家都健忘,才会不予关注。」绿色苦行过后,也有砂州网民表示,为什么全程苦行的十多名原住民,无法获得大家的关注。

讯息想必传达出去了,民联也听到了。终于在112这一天,各非政府组织支持民联改朝换代,並获得在台上向10万人发言呼吁的机会。民联给予的,它得到了。十万人的支持,即使不到大马人口的1%,它算是民联的定心丸。

民联停止公害计划?

这一天,虽然各標语都很有意思,但艺术家兼社运人士Fahmi Reza的標语最有趣。它写著:「WE WANT REAL CHANGE AND REAL DEMOCRACY, NOT A CHOICE BETWEEN COKE AND PEPSI」。你可说它標新立异,但是不能否认它隱含著人民的一些忧虑。

从709到428,甚至大大小小的绿色集会,许多人…

反公害接下去该怎么做?

图片
有人说,2012是大马绿色运动的一年。从不同组织各別行动,到集体向政府抗议,一声號令即刻有万人走上街头,除了年轻人之外,安娣安哥、小弟小妹、公公奶奶,都举布条喊口號,乃至绝食以示抗议。 毋庸置疑的是,人民已克服了对政权的畏惧,敢于用声音与行动反抗。这是个成就,人民应该毫不犹豫地给自己一个掌声。

从集会、点烛、官司、苦行、绝食到万车堵厂,人民都尝试了。说不累的,是蒙人及安慰自己。结果呢,稀土厂照原定计划操作,武吉公满反山埃输了官司又赔钱,RAPID还是RAPID才管你的不堪征地逼迁一家烧炭自杀,砂州的炼铝厂不但继续,还多设一厂。其他铁矿、电缆及焚化炉课题等,经过三番四次的努力都徒劳无功。

集会、点烛、官司、苦行、绝食、堵厂之后,人民该做些什么?

自焚?这是个令人震惊的字眼。有人说,逼到我们走投无路,也许我们有一天会像西藏人一样,自焚以示抗议。浅见以为,大马人民未必有勇气,也没有必要走到自焚的阶段。人通常在两种情况之下,才做出自焚的决定。一,坚贞的信念,死才能令官方正视问题,以便国家承受国际压力。二,身处在社会与政治欺压之下,失去了作为人的基本尊严。反正是死(生理上与心理上),索性自焚,一来可公然表態,二来死得有尊严。

拋出「自焚」这个字眼试探大马人,回答是肯定的:大马人不想看到这一天。但是没说出口的是:大马人也没有条件看到这一天。

人墻挡车不是仪式

黄德万车堵厂「非常成功」后表示,「稀土厂有罗里进出,没有理由用人体去阻挡」。当初黄德表示欲设人墙挡稀土时,许多热血青年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为反公害付出肉体。人墙未见踪影,黄德心血来潮要从关丹苦行到吉隆坡,而第一批稀土原料悄悄在这个时候登陆了。

苦行过后有人问起,说好的人墙呢?黄德再次决定设人墙挡稀土。黄德人墙挡车要设基地,这头设基地,那头建议绝食以示抗议,热血青年自动自发搞了个「跨年绝食100小时」响应。人墙还未筑起,黄德號召万车堵稀土厂。这时两个货柜的基地被警方封查,但是围堵仪式继续。可惜啊,围堵不是一周、一个月、一年、乃至关厂,所以围堵毕竟只是一个仪式。

黄德所言极是,从「佔领巴洛格宾24小时」的12步,到苦行300里路,再到300辆车围堵稀土厂,真的是「一步一步前进」。

仪式非常成功,但是,对莱纳斯造成了威胁吗?动了提供莱纳斯免税12年的政府一根毫毛吗?

让我们看看砂州遭压迫最严重的本南族设人墙的方式。穆仑水坝明年竣工,但是官方並未把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