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对名媛,那又怎样?

我国的国民似乎动不动就对“暴富”特别有想法,对公子哥儿过着挥霍无度的生活格外愤慨,要是这些哥儿们不具好善乐施的美德,没有慈善捐献的记录,很抱歉,你将是庸众红红眼里的那一个钉子,映在眼里,除之不去。

当然,我们不能排除哥儿们匿名捐了几百万给地震难民的可能,就如我们不能排除有些人大肆宣扬情在人间却隐匿着背后的意图一样。但是,庸众对“暴富”的要求比较苛刻,恨不得对他们花钱的方式插上一手。

先说说一个公子哥儿与美国名媛芭莉丝希尔顿派对同欢的故事,那是娱乐新闻。其实公子是大马华裔亿万富豪,开了200万欧元的香槟,那是花边新闻。一直到富豪成了《星报》头条,再加上N4、N6和N8总共四大版,封面大大的,就是一个成功创业者的事迹。

马哈迪的女儿马丽娜在其部落格揶揄《星报》报道具有启发性。比方说,崇拜名校、交友以利益关系为主、讨好这些朋友、为这些朋友安排各种事务,如餐厅订座、办狂野派对、订购香槟诸凡百事,然后到处宣扬如何廿岁赚取第一百万,再找一份报章打四大版的广告,同时记得别提起大马的朋友。

话虽这么说,讽虽这么嘲,无论《星报》报道的刘德浩致富之道是否如假包换,哪怕是有这么一丁点虚情假意,你都无法否认,此乃致富之道,真实无虚。

至于刘德浩为这些贵族安排琐事的做法,我倒觉这得挺有意思。

根据《亚洲教父》这本“透视香港与东南亚的金权游戏”的著作,作者Joe Studwell指出“每位巨商的企业中,一定有位『奴才长』”。何谓『奴才长』?就是双手将手机递给巨商的人,他组织高尔夫球局、安排豪宅、游艇和饭店,为巨商子女解决各种问题,并忙着全世界各地送礼。就如李嘉诚的奴才长霍建宁,年收入高达1500万美元。

刘德浩谈及致富之道时,不忘强调“being at the right place at the right time”。他就读于一间贵族学校,结交中东贵族公子哥儿,包括前约旦王子,建设了有利的人际关系。对他派对狂欢挥霍无度的指控,其实《亚洲教父》有这般解释。

巨商都声称自己一天工作16小时,事实上,这16小时包括了在高尔夫球场或餐桌谈交易。就如刘德浩所言,即使不在他工作范围之内,如果他的“朋友”急需一张机票,或在一家名餐厅订位,他会尽他所能为朋友办好一切。也就是说,派对、名媛、200万欧元香槟、豪宅等一切看起来奢侈的生活方式,其实都是社交润滑剂,是一种投资方式。

所以即使你看不过眼,觉得200万欧元花在香槟上,不如施于救苦救难的善事。据著作《Super Freakonomics》分析善事至上的利他主义心态,不外是使施者感觉良好,减少内疚与不安。既然如此,刘德浩目前掌十亿美元基金,他开200万欧元香槟,即便他0元捐款,又有什么值得贬低和反感的呢?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29/7/2010稿)

评论

事後,還回國大談自己的事業成就。
說得頭頭是道,面面俱圓。可會是另一個政治奇才。

马丽娜的貼文,寫得搔到好處。好文。值得一推。:)
leejiajia说…
嗯~看来你和他同声同气
同样天真
同样不食人间烟火
同样不知人间疾苦
同样幸福
莊若说…
leejiajia:你這種留言真是放之四海皆準呀,好清高呀,好天真呀。
leejiajia说…
莊若大大:嘻嘻!是啊,我你她都这么清高天真呀,真难得!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