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松啊,有本事抄完呀!


刘伯松这个“大马旅加学者”今天在《东方日报》龙门阵的专栏,刊登了大作<一代流行曲天王>。刘伯松平日在《东方日报》名家及龙门阵评论国际政治,堂堂的一个大人物。

唉,刘伯松啊刘伯松,你怎么这么糊涂啊?要抄袭就抄张爱玲,怎么抄我杨艾琳这个写专栏不到一年,默默无名的小女子呢?

本人在2009年6月28日于《东方日报》文荟版刊登<麦可不走,还能怎样?>一文。刘伯松你看了喜欢,就算喜欢得朝思暮想,也不至于原汁原味cut and paste。也许年纪大了,近日才学会cut and paste,迫不及待的想大展身手cut and paste一番,我不怪你。不过想来你住在加拿大这个洋国家也有一段日子了,不会不懂quote人家要记得type人家的名字,来来,晚辈教你,你type, 杨艾琳说:『xxxx……』,就这么简单,一点也不难。我爸他读书不多,七十多岁人早都会这么type这么quote了,更何况是刘伯松你这个“大马旅加学者”呢?

刘伯伯如果年纪大,记性不好,想不起今天这件事,不怕,杨艾琳不厌其烦的前后两篇对照给你看。

杨艾琳原文:『他这一生从黑一路走到白,一而再,再而三地自我塑造完美的麦可积克逊。然后每个人,都不想放过他。社会的眼光向他施压,因为他是黑的;社会再拼命撕烂他的面纱,因为他变白了。刹那间,麦可成了无法分辨的色码,数字混淆了一个没有种族分别的理想,无色乌托邦最终崩溃坍塌。』

刘伯松抄:『他這一生從黑一路走到白,一而再,再而三地自我塑造完美的麥可積遜。然而很多人,都不想放過他。社會的眼 光向他施壓,因為他是黑的;社會再拚命撕爛他的面紗,因為他變白了。剎那間,麥可成了無法分辨的色碼,黑白難分,族別模糊,有人說,他變成了一個「歐亞婦 人」,混色族人。他突破種族類別了。』

杨艾琳原文:『麦可的走,惊叹号可以省下。

刘伯松抄:『他的走,驚歎號可以省下。』

杨艾琳原文:『张国荣的选择足以令人恍惚一阵甚至一辈子,麦可的悲剧下场只等待工作人员清理换幕,有谁黯然神伤。』

刘伯松抄:『而他的舞台悲劇下場似乎只在等待著工作人員清理或換幕,有誰黯然神傷?』

杨艾琳原文:『麦可猝然断气的那一刻,生命的终止成全了他。即使谁再追问,麦可你是娈童?同性恋?双性恋?他无法,也不需要回答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圆满,即使留下高达五亿美元的债务,谁能说他还在乎?

刘伯松抄:『麥可猝然斷氣的那一刻,生命的終止成全了他。即使誰再追問,麥可你是孌童?同性戀?雙性戀?他無法,也不需要回答了。還有什麼比這更圓滿的嗎?其實誰能說他還在乎什麼的?』

杨艾琳原文:『假设哀悼麦可是假的,他还是希望大家的心头,留下一个小小的角落,没事的时候,想念他。我或许会。

刘伯松抄:『今天,既然他走了,那麼就請大家在心頭留下一個小小的角落,沒事的時候,想想他。我或許會。

刘伯松,如果哀悼麦可是假的,哀悼文人的尊严是真的。你有个老婆孩子孙子乃至曾孙子,可以这么告诉他。文人尊严猝死的效应不过如此,任何震惊是虚伪的,连惋惜也显得多余。因为就是你这样的文抄家,令多少文人蒙羞抬不起头。

算了算了,看在你刘伯松年纪也不小了,有人还对我说你抄我晚辈我还得欢喜呢,我杨艾琳也不想你太劳累。下回赶稿,别急,别抄,别叫家里小的抬不起头喊声我爷爷他写专栏呢。千万记得,引用别人的文字时,记得QUOTE!!!

评论

别气,证明你写得很好呀,跨过评论人也看上你的评论呢。

再说,别气嘛,呵呵。

还好抄诗之前我问过杨老师的。--)
爵士风云说…
看在他够老,又有人肯登,那里敢气嘛。
还是求真够专业,点头才贴,大伙老老少少要多学习啊。
不气就好,人家加拿大老远不看别的就看杨老师的文章,为什么不抄国文的(对不起啊)?
爵士风云说…
老人家说不定不会国文,也许会也抄了不少,难说。
都说了,今天工作忙碌,不该动真气,你就是沉不住气。现在舒服些了吧?

我突发奇想,刘先生公然在同一个地盘引用你的文章不注明出处,发表时间又相隔没几天,或是存心引你发飙,然后在旁边哈哈大笑。这可是一种自虐病态啊!

清华毕业研究生,中国最年轻的市长都被揭发硕士论文抄袭,闹得沸沸扬扬,论文打假专家方舟子也站出来声讨了。《东方》应该刊出你这篇文章,想必会引来一番热闹。
山城客说…
老人家还真糊涂了,不但原味原汁照抄,还刊在才女常出没的《东方日报》里,做贼也不会。刊在《西方日报》不就不会被发现了吗,真是。
求真说的是,证明你功力好,连老评论家也不耻下抄来啦,呵呵。
不过,建议他应该道个歉,想你沟通一下。
爵士风云说…
顾大哥:一觉醒来,发现抄袭事件真是个笑话!《东方日报》刊登得对,不登不就看不到刘伯松的“勇气”,谢谢《东方》编辑用心良苦!

山城客:好笑是吗?我看以目前的市场,开个什么“抄袭技巧专科班”,搞不好可以赚大钱,有兴趣合股吗?
山城客说…
恕我小人之心,搞不好,他老人家还不是头一回抄袭人家谋杀了好多脑细胞的作品哩!没兴趣合股“抄袭技巧专科班”,毕竟不是自己的作品,文学贵在于创作,抄袭来刊登,都不是自己的见解嘛!如果我的作品不小心抄袭了才女的,也请提醒提醒。别先提告啊,否则,会伤了大家的友情。
别气了,换个想法,也是好事来的。
· 康华 ·说…
都要怪电脑copy and paste太方便了。

有时我懒惰写,看到别人的好文章正中我心,我也会copy and paste一下在我的blog,但都有注明作者和出处,应该OK吧?

往好处想,证明你的文章太棒了!

但,我觉得东方日报也要负责任,在刊出之前,东方日报编者难道不觉得熟口熟面吗?
爵士风云说…
山城客:今天笑都来不及,还为个糟老头气?才不浪费时间。快下山喝咖啡啦。

康华:注明出处最专业,用人家点子也没什么,只是整句抄整段抄,未免太差劲了吧?至于东方嘛,都说编辑用心良苦,想揭发刘伯松的把戏啊。
山城客说…
师傅说,我平时疏于练功,尽偷窥美女换衣服,想下山还须些些时;若知道我下山为了找美女去喝咖啡,打死我都有份,身为李白传人,责任重大,不能有闪失呀,唉~
(笑了吗?逗你笑的,笑吧,不气了。)
爵士风云说…
谢李大侠逗笑,请你喝虚拟咖啡吧。将就点,味道自己想象,哈哈。
爵士风云说…
北宋:说得也对。
正掌心说…
这样看来,肯定是抄了。有人强说是巧合,这个人就够资格参加政党,下回参选!

我以为好卖的书和CD才有人偷偷翻版,翻版也没有放人头照和连名带姓刊登的。马来西亚真的奇人怪事特多!
爵士风云说…
点子可以巧合,概念可以雷同,文笔非常个人,更何况是小女子的呢?

才和朋友说起同样的东西,翻麦可至少封面还是麦可啊。
山城客说…
怎样了?老刘和你沟通过了吗?别告诉我他在倚老卖老啊。Copy他人文章,收藏起来没有问题。要是Copy来当作自己的文章发表在报章杂志上,无论万千理由,都是不对,是对原创的不敬。身为前辈,应该以身作则,别教坏后人呀。刘老坏了自己的名声不说,造成一个抄袭的文化才可悲。道个歉,可以冰释前嫌,也还自己学者身份。
刚刚看到报纸八卦新闻,小S被疑抄袭Jolin的舞台动作,哈哈,抄袭的时代。
爵士风云说…
都说是默默无名的小女子,没有人搭理的啦。人家在加拿大,我怎么骂,他撩耳毛痒痒而已。
为了艾琳不再说小女子,我说,大姐要不要我出马,哈哈。
爵士风云说…
大伙这么热心,我身为小女子还有什么可求嘛。感动了,够了,在我心里的一个角落,不是麦可而是大家。

好了,要写新东西了,老头的事,就放过他吧。
老颜说…
没想到抄得那么露骨,那么张扬。
爵士风云说…
世上尽是没想到的事。
哇!这样都可以?还有什么不boleh?
爵士风云说…
李书帧大姐:证明大马精神无处不在啊!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