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的后续开始


这么巧我有个国宝级祖父,有句话小小年纪就耳熟能详:『画家死了才值钱。』他生前画画为生,家『图』四壁。家父从小就警告我们,别妄想当艺术家,除非你想死后发财。

死后他的画挂在国家画廊和收藏家的书房,拍卖会上颜色幻化成数字单位,艺术标上了价码。

雅丝敏阿末的作品我没看过,连她著名的《单眼皮》我除了听朋友连声赞好之外,故事情节一概不知。她那些帮国油拍摄的广告,我依稀有点印象。可是她死后反而兴冲冲想看《15Malaysia》 只因为那里有她的一部分。我上Facebook加入《15Malaysia》成为3,300 多个粉丝团队的其中一员,想赶在稍纵即逝的爱恨前说一声我也爱她。

画家、作家、音乐家、电影人死后留下作品,只要作品还在他就不朽。生命停止的那一刻开始,作品以独立的姿态继续成长。创作熄灭的六欲衍生了七情,只要电光交加每一部作品都可以是一个传奇。

有一部影片我看了四遍。一次在波士顿,一次在新加坡,一次在家看123分钟的VCD,最后一次是173分钟的导演剪辑版DVD。意大利片《Cinema Paradiso》的Alfredo是小镇电影院放映员,那还是个自己带凳子到电影院看电影的年代。戏里的小朋友Toto被电影的魔力深深吸引,他经常陪Alfredo工作学会了放映。Alfredo总是仔细地删剪情欲镜头,胶片装满了一桶使坏的男女。这一切意乱情迷Toto都很好奇。30年后,离乡背井的Toto接到一通电话,回家乡参加Alfredo的丧礼。Alfredo留了个电影胶卷和当年操作的投影机给他。

当他启动投影机时,剪辑成片的黑白淫荡镜头天真地教他流泪。Allfredo离开了,和Toto一老一少的身影定格在银幕上男女调戏之间,接吻的片段使他想起了家乡的初恋。最后,Alfredo没带走的回忆它都留驻在这一卷胶片,直到褪色的那一天。

回到现实,约会在宝石和百乐戏院已是往日的美好岁月。想起当年放学和女同学到新都戏院看《9½weeks》那种偷吃禁果的感觉,如今戏院依旧但是都改放兴都片了。现在电影院的椅子没有往日割破露出海棉的椅垫,没有陌生人的脚趾头突然出现在椅背空隙之间。那一次我悄悄地告诉我妈,她使了个眼色取下发夹给我,我狠狠地刺那只脚板。散场后亮灯回头一看,那人早逃掉了。

是有点遗憾,遗憾什么,我也说不准。戏院不去了,下载的电影存在硬盘看完就删。麦可死了,人们从剩下的一个鼻子洞使劲地掏拼命地挖。赵明福死了,人民反而看得更清楚政治阴谋没有极限。雅丝敏死了,《Kosmo》选择在尸骨未寒的时候,很不知趣地炒作她的性别隐私,激怒了许多想念她光影岁月眼泛泪光的人。

删掉人命,故事还在。毕竟,打了一个『完』字,后续才正式开始。

(本文刊登于31/7/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山城客说…
寒酸秀才穷画家,自古有之的定律。不过,这帮为艺术‘牺牲’生活享受的人还是让大家敬佩的。因为坚持,留下了大量好作品给世人,彰显了他们存在的价值。
雅丝敏阿末的作品我也没看过,连她著名的《单眼皮》我也一概不知。(这段明显抄袭)我觉得,华人社会应该要介绍这类弘扬多元民族与文化事实的好电影给华人看,有助于国民的团结哦。
爵士风云说…
李白他弟弟早啊。总觉得一旦人有文化修养和热忱,世界会好起来。
这么早就看我文章,感动啊,谢谢。
山城客说…
这是必然的。以前强盛的中国称外面的国家为“化外”,即是以有文化来看轻没文化。
俺多事来想,所以起得早。^_^:
Grace Lim说…
Alfredo 默默的祝福徒弟,爱和无私付出。像小河急忙忙的流入大海。叶子、花瓣掉下来的时候,它们都没有惋惜什么吧!
Grace Lim说…
噢!喝了一口冰冻lemonade, 想象那‘家图四壁’你的引用词,好好笑! That made my day!
爵士风云说…
好久不见你来,还真想念你呢。Cinema Paradiso 你也看了吧?哭了吗?可以“家图四壁”,也算福气。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