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究死活好看


友人晚间看了《送行者》,来电问我之前看的时候,哭了哪一幕?是不是他帮那个死得很难看的女人化了很美的妆?还是广末凉子把小石头放在他掌心的那一段?说真的,我忘了。昨晚看着电视荧幕上的麦可积逊,想像日本入殓师熟练地帮麦可更衣、上妆,仪式庄严优雅。麦可的鼻梁依然高挺,下巴坚毅,皮肤白皙。

死者会在乎死后别人如何处置他的遗体吗?还是处理的方式和过程,仅仅是身边人的一种慰藉?

偏偏有些人死得很『烂』,比如说炸碎了,简直无法拼凑回一个完整的形象。入殓师要是接到这样的一桩生意,会怎么处理?这绝对比《送行者》开场时,年轻入殓师手持面巾,伸入被单底下帮女死者净身时,抹到下体突然发现阳具的情形更尴尬。

许多人看了《送行者》都遐想浮漾,心想:『如果我死后有专业入殓师帮我打包得漂漂亮亮就好了..』既然希望死后好看,人活着,更讲究好看的学问。

6月27日网络媒体《大马镜内人》有一篇文章,题目为<罗斯玛--绽放的玫瑰>。作者Adam Leroy赞扬首相夫人罗斯玛好看,说『只需翻开每天的报章,每一张照片她都显得完美无瑕。看她柔软蓬松的秀发,容貌姣好。还有那双眸--那么的调皮,勾魂摄魄!』

作者Adam觉得第一夫人的魅力,若穿起旗袍或纱丽出席任何宴会,会把『一个马来西亚』的理念发挥得淋漓尽致。他还说『谁晓得有朝一日,人们会把她和戴安娜王妃相提并论。歌曲<英国玫瑰>赞扬戴安娜的不朽,而难忘的罗斯玛她是朵永远盛开的花。』

说到戴安娜王妃才想起她死得并不好看。1997年大马国庆日当晚的巴黎隧道,那辆黑色的奔驰撞得几乎面目全非,更何况是车里的佳人。不晓得英国有没有入殓师这个专业?棺木里的她,美吗?

死了,除了了不起的入殓师,似乎没其他办法死得好看。活着,却有万般方式,活得好看。除却衣着打扮,还可以喷喷虚饰浮华的词汇香水。记得<国王的新衣>这个故事,爱穿新衣等人夸耀的国王,遭骗子哄,纺织新奇的布料给国王裁缝新装。只是骗子说;『布料有一个特色,就是非常愚蠢的人,或能力跟他的职位不相配的人是看不见的。』后来虽然国王看不见新衣,却为了不想做个『愚蠢』和『不配』的国王,唯有称赞新衣太美丽了!

『好看』的虚实很暧昧。死了妆扮一番变个漂亮尸体,尸乐乐众乐乐。活的即使不漂亮,文字美言一番,独乐乐众也乐乐,只是彼此乐的领悟恐怕不太一样。往往人最得意的时後,人群中总会有个小孩突然叫起来:『国王明明光着屁股嘛!他身上什么都没穿!』

(本文刊登于3/7/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山城客说…
真的。只要是人,死活都会在意好看,这是人之所以为人吧。
看过残障人士,躯体已经不完整了,还是会把脸蛋细心的打扮打扮。脸蛋好看,一整天心情也会亮亮。说到这,想起我的一位年轻女性朋友来,她因车祸离开,下颌骨在车祸中被驾驶盘击碎,化妆师替她遗体整容时,只好在下巴添加填入物,还她生前的美丽。
近日,半岛也发生了一起年轻女子途中下车呕吐时被经过的车撞毙,后来发现,她是全身赤条条的,这般‘歹样’死去,也算够‘烂’的,可怜的女孩,唉~
爵士风云说…
李白他弟弟,一早别伤感。今天东方同时有个文坛大侠黄金城写:

「居廟堂之高」的有權政客也要「處江湖之遠」,不在正義至上情在人間的主流媒體放話,反而躲在小樓上堆砌博客;最近更誕生了一堆教人眼花瞭亂的網絡電子報,其中一家原本幹的是殯儀館化裝師的政治工作,旗幟上卻蓋上「自由」。最終卻紙包不住火,氣急敗壞的為一名聲名狼籍的環保殺手充當辯護士。

好看的不止是人,入殓师的工作已伸展到各领域了!

去去,五令吉拿去,吃了早餐心情就漂亮了,呵呵。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