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一半 ,俊男续篇


且让我这么说吧,人不可貌相。『俊男』如今变了一半:没了前面一半,还有后面一半。当然,他还是男人,我认得他,他认得我。十多年后认得出彼此,算不容易了。

聊啊聊,我慢慢想起,为什么箭啊剑啊都射不准了。他是个天才,天才说话很快,题材不到五分钟就换,很多东西讲,我听得肩膀开始酸,背渐渐痛,耳朵越来越痒。

我想起十多年前我还很年轻的时候,也会肩酸背痛耳痒,感觉那么地熟悉。

我终于找到机会插话,问他:『你看过The Soloist吗?』

『没有,为什么?』

『你让我想起了男主角。』

『他怎么了?』

『他患精神分裂症,说话很快,是个天才。』

『那不是我。』

有一点没有变的,就是俊男始终是个真诚善良的俊男。后来我看看手表,说:『五点了,我怕堵车,走吧。』

晚上我见着木头,我说:『喂,你现在比JinHem靓仔你知道吗?』他很满意地点点头。

『俊男』变了一半,若是还有前面一半,没了后面一半,我会更受不了。谢天谢地。

评论

Grace Lim说…
哈哈!岁月是个画家,这个是抽象派的吧。还是‘graffiti' de?  
Frank C说…
大姐,我也很俊的也。。。

待他老了,你就不会这么迷他了。。。

希望你早日痊愈。
爵士风云说…
Grace: 总之不是OscarWilde 的 DorianGray就对了。不过我不能否认,他还是很sweet 很kind。

Frank C:是的是的,我也很美。 我老了,所以我迷自己多一点。 咳咳。
山城客说…
壶中乾坤大,山中岁月长。当年壁上观,今天戏中人,光阴似闪电,闪电亡于天。感叹!感叹!唉……唉……唉
爵士风云说…
李白,你感叹什么?没有俊男看的又不是你?我没唉你唉什么啊?
山城客说…
感叹岁月不饶俊男,声唉俊男错过了美女!木头虽可雕,俊男提神药,拥有病自消,一个不能少哇。
Frank C说…
山城客好像李白。。。

闪电亡于天,有点嬉闹。。。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