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怪陆离大头照


多年前到纽约拜访好友,两个女人逛商场,朋友心血来潮把我拉进大头贴摄影棚。姐妹俩对着镜子呆呆笑,一声卡嚓后钻出摄影棚,机器就打印出颜色鲜丽的大头贴。女人给逗乐了,手忙脚乱你一张我一张往自个儿的钱包贴,笑得抱在一块。

既然这种大头贴是即兴之作,谁也不苛求拍摄的效果。大头贴流行了好些年月,大头照如今亦非国际护照的专利。

无论是欲望都市或田园山庄,只要有网络的地方就有Facebook的迹象。Facebook的蜘蛛织网,粘的是你是我的大头照。多年不见的朋友,一看说哟老了哇帅了咦变了,一张脸说的是一个人的性格和景象,无论是真的还是蒙的,是狼狈还是风光。

博客的泛滥也造成大头照之灾,标榜自己的特色可以从前后左右的摄影角度观瞻。大家迫不及待地渴望别人认同和欣赏,把握每一个机会暗恋自己和自己的想法。

仔细留意各种大头照,会发现几个现象。为了呈现一个想要别人看到的自己,大部分人会花一番心思,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表达自己。

镜子自照:主角捧着摄影机在睡房或浴室的镜子前拍摄。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人像,通常会被摄影机挡住而看不清楚主角的庐山真面目。

和心爱的宠物合照:除了龙之外,凡是十二生肖的任何一种动物皆可表现主角的爱心和性格。有者索性以宠物的大头照取代自己,把真实面孔安全地藏起来。

情侣照:这种两个人亲密的大头照,通常只有热恋中的情侣或新婚夫妇选择上载。公诸于众的情感,是值得尊敬的。
卡通画风:用夸张和变形的电脑加工方式呈现自己,依稀认出样貌,同时创意十足。

爱宝宝爱得变宝宝:不用多说,宝宝就是一切。

标语代表我的心:主角手持标语牌,或穿标语短衫,标榜自己的政治立场、社会立场、环保立场、或只是展示比中指的图片表示不满。

近日平面和网络媒体纷纷在几百几千字的角落,刊登作者的样貌。无论是专栏或新闻报导,读者除了赞叹文字的内在美,还可以观赏作者的外在美,为媒体戴花圈添花香。

当然,写文章写报导的人皆光明正大,作品是作者引以为荣的骄傲。然而,“大马旅加学者”刘伯松在本月4日《东方日报》龙门阵刊登的<一代流行曲天王>,毫不忌讳地抄袭本人杨艾琳于6月28日刊登于同一份报章文荟版的<麦可不走,还能怎样?>一文,相隔不到一周,刘伯松copy and paste了不是四句而是四段,这就让人笑话了。

好笑的是什么?抄袭了刊登,连同正面大头照一张,唯恐天下不知抄袭者的庐山真面目。或者他希望读者旅加时,若在街上碰面可以打个招呼:『哟,刘伯松,最近抄谁的作品来着?』

(本文刊登于10/7/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正掌心说…
小杨啊!别气馁,我支持妳!

刘生:一个道歉或许很难开口,但难齿的道歉,未必可以弥补别人的伤害呢!拿出你文人的良心吧!
爵士风云说…
小杨还给你叫得蛮好听的,早上刷牙时还想着什么都是假,臭男人到头来是站在同一阵线的,结果刷出血来。幸好掌心兄来一句安慰的言语,否则差点想走女权路线了!
山城客说…
哈哈!赞!如果才女到加国游玩碰巧遇上了刘老逛街,那才算是终极的一幕呀。不过,美女遇上了‘樑上文人’,可能会被‘揩油’哦,万事小心。
爵士风云说…
(李白他弟弟,我真的在你电脑荧幕等着回应你~~~~~)哈哈,配合你的灵异小说。想知道要是李白他弟弟赞助小女子加国一游,路上一个不小心碰到OMG刘伯松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场面吗?

我会捧着他圆圆的脸亲一口。

是的,我要感谢他除了帮我看清人的虚伪之外,还帮我解剖我内心的复杂情绪。是他!伟大的刘伯松!教我记得:保护自己的,除了自己还是自己。

(然后,我渐渐地在你的荧幕前消失。别往后看。)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