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瞎子看到花朵

艾未未推特上的朋友说要去他工作室看他,艾未未说好啊。他们说想多带几个朋友,这些人都想认识艾未未,艾未未说好吧。大家说平日在推特上泡一块,见见面吃个饭什么的,艾未未说那就见吧。可他突发奇想,推上加了一句:来了我们都得脱啊。

不认识的赤身裸体相对固然尴尬,相识的恐怕更扭捏。艾未未建议的这个动作,表面上显得非常荒谬,但是一个艺术家的即兴灵感泉源,向来都有根深蒂固的根基,从一个持续不断的思考过程,一直到突发奇想那一刹那,简直是洪水中一个不留神捞到大鱼,创作就是这么个玩意儿。

于是成就了“草泥马之乡,十八裸汉”这一系列摄像。十八个一丝不挂的男人站成一排,地上摆着金色的十二生肖头像,貌似去年法国佳士得文物拍卖的兔首鼠首系列。艾未未工作室的赵赵按下快门那瞬间,无论胖的廋的、高的矮的,都一并举高双手跳跃起来。赤裸的身躯和金闪闪的十二生肖相映成趣,十八裸汉定格在一个坚定的态度上:毫无遮蔽的自由公开。

『我觉得,裸露对我来说是一种释放,是把话说白了这么一件事。因为我们都过多带有文化的伪装、历史的痕迹。然后我们为我们的行为找太多的去或者不去、做或者不做的理由。但实际上,我觉得直觉和本质的东西可能更接近我们要追求的一个社会的品质。就是说,让每个人有机会表达,让每个人有表达的可能,每一个身体和另外一个人是一样的。』艾未未认为,这个态度是中国政府做不到的。

我是怎么理解艾未未的行为呢?这么说吧,把对社会的不满说得艺术一点,对政治的愤怒说得幽默一点,把公民讯息说得比四大天王的歌更流行,声援弱势群众比耳语更动听。换句话说,是如何背着一座沉重的山,跳起来依然很轻松。其实,艾未未的行为艺术把揪心的讯息,用吸引人的方式传达出去。如何做到这一点,不需要远大的理想,只要些许艺术点缀。

也许是使命感太重,也许捂住嘴太久,也许冤死的血太红,也许假话令人恨之入骨。这一切你我都懂,谁想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来搞社运,谁愿意愤慨被误指为洒狗血的激情。发起社运活动的当儿,你可以选择不着重行销,他可以选择视而不见,结果两边打不上招呼,也就没什么意义了。可是如何让瞎子看到花朵?如果你要感动别人,仰望星空时要有一些想象力,脚踏实地时需有些行销手段。

如此一来,震撼才不至于沦为遗憾。

(本文刊登于30/6/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图:赵赵摄影(艾未未工作室)

评论

十八裸漢,沒有美感。
真實如是,自由如是,回歸自己。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