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卡了国阵再红卡一番

世界杯如火如荼,我凑不上两句,因为看不懂球,只有欣赏球员的雅兴。虽说迄今未看过一场完整的球赛,但是当球迷看球时,我看的是球迷,而作为一个看客,我无法不为球迷的一致感到惊讶。

走进咖啡馆、茶餐室、酒吧、小食中心,每个人都“不如既往”地面朝同个目标,无论是华裔、巫裔、印裔、老外,或中国和中东来的学生,甚至是忙着端茶水的外劳,脸上皆一律的标准球迷表情,完全不在乎和陌生人共度七情上面的时光。

各色人等仰望屏幕上的防守进攻,不是共同欢呼,就是齐声抱怨。挤在吵闹的人群中,感受的,竟是一片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球场上的对立,统一了看球的气氛。看来世界杯颇能印证赫拉克利特的“对立统一”说法,所谓“对立和矛盾统一起来才能产生和谐”,令我豁然开朗,毕竟,世界杯在某个程度上,促进了各色人等的和谐。

和谐是每个国家人民希望达致的目标。即使蔡锐明的勋衔没来由地被和谐了,他还是在非常和谐的气氛下,归还三个勋章于柔佛皇室,然后以世界杯的语气,红卡了国阵一番。

身为国家区区一个庸众,和看球一样,我不懂勋衔的意义在哪,当然也不知道皇室以什么为标准颁发勋衔。我只知道,一般上颁发勋章的目的,是为了表扬授勋者的特殊成就,例如学术、运动、军事的荣誉。

至于历史上褫夺勋衔的记载,有备受争议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他因侵犯人权而受社会评击,结果在2008年遭英女皇褫夺1994年颁发于他的爵士勋衔。柔佛皇室并非英女皇,着实不该并为一谈,但是授勋者和颁发者的相对立场,能否因对立而产生和谐?

柔佛皇室当年封蔡锐明的三个勋衔:“Dato Paduka Mahkota Johor”,“ Seri Paduka Mahkota Johor”和“ Pingat Ibrahim Sultan”,据蔡锐明所言,是肯定他“as a politician and as a member of the administration for 15 years”。无论是球技或健硕,这都是一项肯定。

而今柔佛皇宫秘书拿督拉欣南利致函蔡锐明,要求归还DPMJ和SPMJ两头衔,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蔡锐明反而提醒拿督拉欣,关于他的另一个勋章是否需要退还一事。从前不觉得蔡锐明怎样,现在发现蔡锐明很大方。他复述拿督拉欣的那一句回应“Yes!Yes!We want it back!”显示,蔡锐明他被和谐了,却愿意和谐地归还勋章。

妙趣横生的是,勋章变成一个球,踢进了龙门,竟然不明不白地被硬生生要求踢回去。事到如今,被和谐的勋衔成了蔡锐明暗示巫统是幕后黑手的合法理由。毕竟,球艺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谁说勋章只不过是个球?

(本文刊登于25/6/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還有雪彭勳章,其一有民價啊~:)
當某人得到勳章,我們總愛問哪裡得來的?
如果說是來自雪洲,我們都說好嘢,得來不易。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