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惧人语当心马嘶

一般上热词之所以成为热词,可归结为民心困扰而关心的热门话题,因关键字眼频次提及而大幅蹿升。或者,它凑巧是个可拼凑为很多热词的单字,姑且称之为幸运单字。

近日的热词里,总少不了“马”字。“马”除了是一种可以骑的动物,还能用来形容“大”。“马”,大如“马蜂”。据你我所知,被马蜂螫伤的人可能会因过敏反应而死亡。至于“马勺”,是个用来盛饭、盛粥的大勺子。

忽发现,“大”指的不止是面积、体积、容量、强度、力量超越比较的对象,更暗示了大可致命,而老百姓最畏惧的,不外是被大勺大勺地被盘剥与克扣,看着那大勺大勺的血汗化为银两,转送到一些人嘴边,慢慢喂食。

读巴里韦恩那本被揶揄为“马哈迪哈利波特版”的《Malaysian Maverick:Mahathir Mohamad in Turbulent Times》,发现有些话只能由外国人来讲,听来才津津有味,谈起更津津乐道。马大办新书发表会请韦恩谈马国的老马,高等教育部要求马大提呈报告。在高等学府里,本来就应毫无禁忌地无所不谈。被约束的学术研讨环境,只教人马疲人倦,唯恐培育出一群庸众,就怕连英国首相布朗于大选期间,一个不小心被开着的麦直播的那句“bigoted ”,都不足以形容捆绑学术自由的后果,只好眼睁睁看着一个个盲从的“庸众”走出校门,如果这是教育部要的学术素质。

但是,马哈迪本身在其博客表现了极大方的一面,对许多人促请他起诉该书作者一事,发表了“勇夫”的言论,指起诉批评者的政治人物是懦夫,『滥用司法权力来迫使批评者闭嘴,比政府审查或关闭它的报章更差。』

马哈迪这篇博文鼓励批评者畅所欲言,字里行间却承认了政府审查和关闭报章是“差”的行为,只是比不上起诉批评者的政治人物的差劲程度而已。

马哈迪在“马来人,站起来”大集会上,提醒马来人应时时刻刻处于危机状态。『若我们不深入思考族群的前途,我们有可能成为新加坡的马来人,并且失去权力,被迫向其他种族低头。』在“一个马来西亚”的前提下,我们应如何看待这种疾呼的种族言论?打个哈欠忽略它?打嗝谩骂说声“来啦,闪电大选啦!”?或对老马的“卖猪肉赌球论”一笑置之?

近日千奇百怪的种族煽动言论,和“一个马来西亚”的调调格格不入。我呆呆地看着马勺端到一张张慵懒的嘴边,脑子里浮现动画片《Wall-E》那些手脚失去功能,肥胖浑圆的人类,不小心掉出车外,无助地等人解救。

(本文刊登于18/6/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lkf说…
“指起诉批评者的政治人物是懦夫”
马哈迪指的是爱起诉批评者的李光耀。
杨艾琳说…
lkf:真的?哈哈哈!
去年讀了邱武德寫的【超越馬哈迪】。已經看清他的把戲了。他和站起來吧馬來人互動的動作,似乎遊戲政治多一點。好處歸他,壞處歸其他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