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说我们成功了

有些时候,排名可以让人士气高涨,也能够令人万分沮丧。

区区一个数目字本来起不了什么作用,纯粹标榜着你和其他人的关系所产生的分别,以作为评估。可是,一旦榜上有名,而且是名列前茅时,排名就从一个硬邦邦的数目字,变成足以影响一个实体,甚至促成一个群体的集体情感反应。比方说,冠、亚、季军被公认为了不起是毋庸置疑的,而落在最后几名的,就只好叫斯人独蒙羞了。

话说马国的作风一向来都不倾向低调,虽说30年前有些美国人总认为大马是中国的一部分,马国人民亦有在国外自称是新加坡人的喜好,这些人总说这样子比解释大的马所在方便多了,反正美国人的地理常识一般上相当的糟,即使他们都认识邻国新加坡和泰国。当然,跟一些不相干的人辩解大马人不住在树上更费劲,那个时候总觉得老外很愚昧,完全是美国学者艾伦布卢姆的著作《美国精神的封闭》(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的样板。

一切是否应该归功于马哈迪,这一点仍有商榷的余地,然而无可否认的是,老马领衔主演的马哈迪时代,即便是自卑造就了自大的执权,歇斯底里地把自己顶红了,还真托他的福,咱们也红了。

80年代《美国精神的封闭》说美国教授与大学生对典籍丧失兴趣,导致精神空虚,分不出精华与糟粕,言谈不着边际。美国哲人冲着美国人探讨美国教育病根,虽然提出的见解见仁见智,毕竟艾伦布卢姆试图抓一帖药治一国病。重新探讨美国的自大心态,引领美国人走出自以为是的危机。

自从上个月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的2010年《世界竞争力年度报告》(IMD)显示,马来西亚从去年的第18排名,攀上了今年的第10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已经处于高兴奋状态,认为这『证明了创意地跳出思维定式及勇于采取务实的行动,有效带来具影响力的硕果。』

本月12日在武吉加里尔体育馆举行的“一个马来西亚集会”,首相纳吉一口气否决了这些月这些日朝野的批评,斩钉截铁的说一声:『我国的成就已受到全世界的承认,全世界的人都说我们成功了。』是的,所有贬低我国成就的声音,别再给朝野撺掇的,耽误了国耽误了名气。新加坡排第1,香港排第2,台湾第8,咱们第10,士气高涨的群众也许听不见IMD的教授Stephane Garelli讲解排名时的那句『which obviously benefit from the strong demand in Asia』。

既然如此,就让我们沉溺在华丽的排名里,继续创造《第10大马计划》更多令人晕眩的数目字,在人潮汹涌的世界里,谁敢说名气只是一片浮云?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

评论

捲捲羊大頭目说…
全世界都说我们成功了
-- 聽到這句話,真的打了一個哈欠。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