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难过只是我不难过】

批评郑丁贤之前,我必须先批评你,老板
批评林明华之前,我必须先批评你,老板
批评《星洲日报》的上上下下之前,我必须先批评你,老板
否则这行为会被标上“自己做不到,却要求别人做”的标签
否则这会被称为“批评的惰性,理性的堕落”,老板
可是可是,我没有老板,
我就是我的幕后老板
我的幕后老板说
新闻只有两种:
实话和谎言
无论你老板
是谁

评论

我的解读是;要批评郑丁贤,请先批评他的老板。:)

哈哈,其实欧阳文风这篇文章就好像翁诗杰放着国阵的丑恶不批评,专挑反对党的小瑕疵作攻击。
杨艾琳说…
哈哈,说得太好了!奖赏椰浆饭一碟。
思问者说…
哎呀,我也是没有老板的喔,那我不是不可以批评不让人有新闻自由的人?

哎呀,那个欧阳东东岂不是正面的鼓励实际的反对?

难怪他可以在那里占橱窗位置多年啦!
其实评论人里头,当然有性格上小心眼的,这是人之常情,没必要大惊小怪,或抓住来打。因为这些人无权无势,将他们的言语当成醒脑的冷水一笑置之吧!

但是,一些掌握实权者,象星洲日报的高层,却可以将小心眼,明目张胆的在报纸上玩弄,将一分大报的格局降至如此之不堪,才是媒体之悲哀。
杨艾琳说…
没这种文章,哪有笑话?
不过话说回头,垄断这事要没共谋,如何成事,唔通只手遮得到天咩,你说是不?
喂!你这张照片很骗人哩!好像小女孩。:)
杨艾琳说…
我換发型前才拍的,戴上你的老花眼镜看清楚,C9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算是星洲日報的老讀者。
就繼續拭目以待,情義如何至上?

近來只對那個天涯劍客的身份有好奇。
杨艾琳说…
羊:不足为奇。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