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愤然的来势是红白喜事


揪心的一周,各种情绪昂然愤慨。“愤”一字含“郁结于心”之意,既然郁结,不悱不发,集腋成裘,这件皮衣也够覆盖一个种族的少女情怀,披上了毛茸茸的狐狸新装,反教维权人士憋醒了无数个夜晚。

“愤”了即“分”,像一个撒野的小女子向夫君要求她名下的财产,势必有几栋洋房多少股份云云。岂知撒野非小女子专利,一个“满腹斗志”的依不拉欣,可以要求国家资产67/33分账,要求政府大学种族入学也以67/33固打分配等等。这样的一个“新经济模式—马来人经济大会”长长短短31条议案,数字毫不含糊地分金掰两,企图把土著与非土著划分得一清二楚。“土”字和它的一大片土地上所谓的土著,看了不晓得拧巴与否。毋庸置疑的是,非土著看了恨不得把“土”字翻过来干。

这种社会达尔文主义,对适者生存和公平竞争乃天择无比恐惧,隐隐约约蒙上种族自卑的童年阴影,还有一套生于热带天气导致的慵懒舒适作为借口,造成了此种族缺乏彼种族与生俱来的激进。这样的道理恰似一张整容过的脸庞,带着病态的美感,完美得僵硬却可疑,随时等待坍塌。

据《东方日报》报道,依不拉欣宣称『马来人崛起的时代经已来临。争取土著权益是一条不归路,但既然因民族使命踏上此路,就要勇往直前。』 依不拉欣这厮又得逞了,前阵子有前首相马哈迪为马来土著权威组织大会主持开幕,如今有现任首相纳吉为马来人经济大会主持闭幕,叫依不拉欣怎不情绪高涨,马来右翼份子怎不嗨到早泄?

然而,因恐惧而试图谋求打压,为种族主义正名的种种动作和万般姿态,多年以来似乎未曾停息,事到如今更教人弄不明白。马来土著权威组的主席依不拉欣高兴自己戏份很重,搔头弄姿披上民族貂裘。虽然说,即使披过了多少貂裘也只有这辈子,可这戏即便是午夜场明儿还有别出戏唱。

依不拉欣搞到了初吻,“人民觉醒运动”搂着不放。腰斩的513万人大集会打个觔斗,诗巫补选后于614重新登场。当然,讨论主题少不了“团结与捍卫马来人权益”。据《诗华资讯》报道,组织主席拉查里表示『前首相马哈迪将受邀出席参与,并发表开幕致辞,预料届时将吸引45个马来非政府组织及逾两万来自本地及外州的民众参与。』

你愤然的来势是某些人的红事,却是其他人的白事,最近也不知怎么了,总觉得无论是红事白事,都不会是好事。

(本文刊登于2/6/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lkf说…
他崛起了吗?我看他是不举。
在白日夢中裡覺醒。
想的是不勞而獲的利益。

假理想假正義。

不過這覺醒運動一搞,很快就上位。
果然,老招式管用。
杨艾琳说…
lkf:他以为他“试勃”成功。 ;-)

羊:觉醒前,先赐安眠药。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