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粒与不倒翁



(请点击图片放大。)

评论

山城客说…
细细粒与不倒翁有瑜亮情结:既生翁何生蔡?老天太不公!马华衮衮诸公,你们最看起谁?
性爱光碟就性爱呗,正常得很,男女之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犯着了谁?
爵士风云说…
这年头流行beramai-ramai,成事靠beramai-ramai,潜浮皆beramai-ramai,什么理论什么构架都假,beramai-ramai就boleh。(我国文很差,是不是这么拼?)
冷冷的七月
老翁要结束老蔡的生命
七月的送终,是凄凉,是充满哀怨
终结的了恩怨?
了结的了恨意?

冷风在吹,凉飕飕,
要人命的一群赶路送终
期望把老蔡早安葬
从此以后安枕无忧无虑
哒哒的马蹄声
凄惨的哀叹
夜半的泣泣
夜雨在下个不停

送终的马队旗上飘扬着"华"字
来自暗邦的黑手
黑衣黑帽只见狰狞的双眼
杀气冲天
带着翁镳头的密令
清理门户

冷冷的风在吹
草在动
尸体尚未寒
猫头鹰鬼鸟在鸣
马蹄声不停
赶路的送终马队
要在14天内埋葬尸体

不停在吹的冷风
没有停息
雨越下越大
毫无间断的意思
闪电像鬼般发怒

冷冷的七月
风在猛吹
另外的马队也在赶路
马不停蹄的赶来暗邦
在风雨交加
雷电闪烁不停
马队上飘荡的旗帜
写着"倒翁"
怨恨的双眼
同样杀气腾腾
夹杂哀鸣
和不息的怨声载道
间中可闻泣泣声

加速前进的队伍
在冷冷的七月
凄凉与怨恨的交错
送终的队伍速速前进
赶往"救命"的队伍
一票一票
同样火速前行


在遥远的另一方
阎王的黑白无常
也正带队赶路
随从在后的"千军万马"
赶往布城
捉拿杀害赵小兄弟的凶手
杀气腾腾
拿着阎王密令在手的黑白无常
火速的赶路


冷冷的风在吹
哀哀怨怨
雨下个不停
闪电在飞舞

冷冷的七月
三路的马队在赶路
哒哒的马蹄声
没有白马王子的马队
只有杀气冲天
送终的在赶路
救命的加速前行
要命的黑白队伍也未慢行

就在凄凄惨阴阴冷冷
冷风在不停在吹的七月
一切就在哀伤,哀思,哀叹和哀怨
就在冷冷阴阴的七月
爵士风云说…
李甜福啊,你的诗真长真凄真惨七月它真是不安。
山城客说…
啊!真的李白。
匿名说…
有老婆的名人,做出这件事,不能是正常。除非他老婆也干一样的事。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