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1晒马催泪弹


801的催泪弹弥漫得比历史还浪漫,刺痛的泪眼哭成一个焦灼的政权,即使坚持到最后夕阳渐渐偏西了,镇压的闷热给诉求带来更燥辣的愤懑。

是谁能够在这个时刻说『只要有天空,只要有星星,内安法令就不会被废除。』不经审讯而无限期扣留任何人成了合法的理所当然,就如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在他的星空底下,大声对反内安法令者说:『告诉他们不要发白日梦。』

『我不要这种浪漫,我都分不清这刻该气谁。』手机另一端的朋友怒道。她堵在高速公路上几个小时,纳闷是什么阻碍她回家。这一天的高速踩下了驻车制动踏板,仪表盘亮着民主的红色信号。『是街头示威的人?还是设路障的警察?』她问我。

是谁在这种关键时刻作出具有『建设性』的建议,说『内安法令不可能被废除,只能被修正或更改名字,以符合时宜。』国防部长拿督阿末扎希和他那套自己的风水玄学理论,曾几何时偷偷地潜入大马法制体制,一切轻易得宛如把小明八字一算易名阿花,把五十年代的裙摆一晃就摆卖在时尚名牌店橱窗。

『有流血吗?有谁被捉?』周六傍晚我们还在办公,我的手机频频发出短讯信号,短短的铃声奏出同事们关心的讯息。然而大家对数目字明显地失去应有的敏感度,589个被逮捕的人和58.9或5.89似乎没什么分别。『糟,看来我不能回家了。你们谁要和我一起吃晚餐?吃了我们唱K再走,那时候应该没塞车了吧』同事说。

这张图片上的法文写着『Be Young and Shut Up』,是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Mai 68)社会思潮大转型的示威运动海报。当时设置路障的不是警察而是学生,超过两万学生、教师和支持者游行步往警方占据的索邦大学(Sorbonne University),一直延续到一个月后40万至50万示威者走在巴黎街头高喊:『Adieu, de Gaulle!』(告别了,戴高乐!)海报那个捂住年轻人嘴巴的黑影,正是影射当时的总统,戴高乐。

后801的报章图片带着几分江湖况味,皇家警察乍看之下有着黑社会晒马的风范,恰似马仔的刀仿若他们的棍,在催泪弹烟雾迷蒙的浪漫意境里,水炮下着激情的化学药物雨。爱情的拳打脚踢是大哥对你们的疼惜,即使你们被逼四处逃窜,他一个拘将拢来当前搂住,你们始终逃不出他的魔掌。别回头,你身后正是那个捂你嘴巴的黑影。

(本文刊登于3/8/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山城客说…
一个大马,一人送一催泪弹,让你感动掉泪。
一个大马,一人送一顿警棍,让你筋骨宽松。
一个大马,一人送一炮浊水,让你精神抖擞。
一个大马,一人送一副手铐,16岁的也有份。
哇塞!好个法国!有自觉的民族,知道耻辱为何物的民族,就是大不同。我羡慕,我嫉妒!
爵士风云说…
争取要够气
大伙吃田七

写着稿,再聊。
Grace Lim说…
我是马来西亚人?马来西亚华人? 马来西亚华侨?华裔?朋友问为什么 Malay 叫 Malaysian, Malaysia 是 马来西亚, 那么为什么 Chinese 是 Malaysian Chinese? Malaysia 是如何得其名? confuse 很久了, 以为可以不再关心。。。  
Grace Lim说…
过去是我的全部
- 原稿

没有圆轮的明月
没有结局的游戏
没有休止的音符
没有终点的驿站

被风干的伤口裂缝
被白雪覆盖的眷恋
过去金黄稻草米粒
天天是辗转的齿轮
未来是含糊的米浆

生命中所有的全部
全都沦陷在你手心
被你吞噬听你哭泣
召唤那轻触的瞬间
马来西亚我的故乡
爵士风云说…
Grace: 看来离乡的大马人都有你的困扰,到头来名分只是一个名词,在乎如何自称和被称全基于无法认同和获得认同的故乡。
"40万至50万示威者走在巴黎街头高喊:『Adieu, de Gaulle!』(告别了,戴高乐!)海报那个捂住年轻人嘴巴的黑影,正是影射当时的总统,戴高乐。"

"你们始终逃不出他的魔掌。别回头,你身后正是那个捂你嘴巴的黑影。"

BLACK SHADOWS.........

你那无情的身影
没有带给我和你半点的浪漫
你那狰狞的脸庞
吓着了熟睡的宝宝
你难道没有半点良心
在动手动脚时
温柔一点

哦,我忘了
你在扮演的角色
就是恐吓与压制
像希特勒,像戴高乐
像GESTAPO
像东厂和西厂

黑影
永远在我们心中
背后的脸庞
闪烁着更令人难忘
的黑手

黑色的日子
黑色的年代
黑色的土地
埋藏了英豪赵明福

黑色的黑色
在这寒冷的天地
见阳光明媚
却还心寒

亲爱的
外面又下大风雨
你该有件寒衣
你该带着孩子们
离开黑色的土地

请让我送你一程
我要送你和孩子们
一件件的白衣
白裙,白鞋和白手巾

我以泪相送
我穿着黑衣黑裤
手上握着明福的残旧照片
我抚摸着黑色的泥土
眼泪滴在黑色的泥土上

去吧
就到此为止
让我们这一代与黑土同归于尽
就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

您带着下一代
好好过日
在白色的土地
在公平合理
民主自由的土地上
一代一代成长

记得,我们有过的日子
黑色的土地
黑色的年代
黑色的空气
黑色的天和地
还有永垂不朽的赵明福
永恒的怀念
永志不忘的黑色

永远的怀念
永别了
黑色的土地
黑色的年代
永世难忘的离别
可歌可泣的离别
赵明福
马来西亚人的英雄
20090716
是历史的密码
是打开黑暗的密码
爵士风云说…
李甜福:你的诗?很黑很黑~~~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