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kobama的联想

一夜之间,巴黎街头巷尾招贴了满满的Sarkobama。这是美国画家Shepard Fairley为美国总统奥巴马设计的竞选海报,不晓得是谁把奥巴马改成法国总统萨科齐。海报底下大大的奥巴马竞选标语“YES WE CAN!”,引人注目。“YES WE CAN!”上还有副题,如:“让制造污染的公司付出代价:YES WE CAN!”“每月为每一户节省一千欧元:YES WE CAN!”“制造一百万个就业机会?:YES WE CAN!”上呼下应,耐人寻味。

是政治宣传活动?是戏虐?是愤世嫉俗的艺术家?是反萨科齐的异议分子?这是续萨科齐巫毒娃娃过后的另一宗恶作剧。人民运动联盟否认是幕后主使者,其中一位党员说:"We would have liked it to have been us, because we like this message"。这么做反而令一些人联想到萨科齐和奥巴马的共同点:奥巴马的父亲是肯亚裔,萨科齐的父亲是匈牙利裔。

上周和朋友吃点心,叫了一笼凤爪。后来大伙快吃完了,想吃凤爪的朋友埋怨,怎么凤爪还没上桌。我指着面前红红的一团东西,说不就在这。啊,朋友还以为那是日本料理的小章鱼。过红的凤爪和日本料理的小章鱼的共同点:红。

曾经和朋友聊天,说起某人很有钱。我多嘴加上了一句,他赚钱光明正大。朋友笑了起来,说本来没事,无端端让我加上一句光明正大反而令人浮想联翩。一句话变成换了主角的海报,为清白沾上了尘垢(英语grime),或戏剧里窜个荒谬的角色(法语grime)。

萨科齐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早晨6点起床,先浏览当天的报纸,然后吃早餐,再向办公厅主任布置一天的工作。接下来就是一个接一个的会议、约见、招待会,晚上还要把文件带回卧室,每周都要抽时间去跑步。”除了他的帅气,和模特儿/歌手总统夫人布鲁尼不失联想之外,他基本上如他的语录:“最后想想看,比起骑马,我宁可选择总统竞选,老实说简单多了。”

无论窜改海报招贴海报的人动机何在,至少Sarkobama这玩笑,让我联想到两位总统都很俊俏。


(点击观赏Sarkobama的录影)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