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饱的鸭子会耍赖

你的英文很烂不是问题,黄明志的<丘老师ABC时间>是否猥琐不是问题,因为英文不好华文很好却没有华文大学升学的理由也非问题,问题在于,我不能在社会立足是环境的错这种赖皮态度。

马来西亚普遍的英文程度,稍抬头都觉得愧疚。随便问个老板经理,皆埋怨应征面试的新毕业生不止英语讲得不流利,录取的年轻职员持着学士硕士Kensington博士衔头的不少,简单的报告写得好的反而不常见。更何况,这些满口怨言的大款,本身的英文也不过如此而已。

那换了华语呢?什么时候比英语强啦?学府是学习的地方,理论上学语文不在学校学上哪学?其实我们完全错误了,理论归理论,现实归现实,你我终于这样豁然大悟。课堂上填鸭式的教学方式,框死了活生生的语文,令人皱眉头。有回几个抓笔杆的朋友聚在一块,一问之下,几乎没有一个当年的SPM华语考获C3以上的。不见得这几位朋友唱四部和音do、mi、sol、ti我的华语太烂,反之下笔行云流水,挥洒自如。

学府曾几何时成了学问的保障,尤其在这个假学位泛滥成灾的年代。套句董桥的话:“学术发展到巅峰必定是追求学而无术。『考试』是下下之『术』。”与其信仰学府的保障,脑袋里盘算着如何吠得比邻家的狗响,不如踏踏实实在夜里点一盏灯,饱读诗书凝成利剑,腹中学问兑现成实践。

还记得中学某一年被分配到第一班,同学大部分属英校生,动辄用英语向我挑战。一怒之下(猜错了,我没用方言骂粗口,我的词汇不匮乏)发奋图强自修英文,选读英语文学作品,从Somerset Maugham 到 D.H.Lawrence, 从Evelyn Waugh 到 Thomas Hardy,死咬死啃嚼出味,谁说华校生学不好英语?当年国民中学想读华文的学生,周六必须回学校上一堂两小时的中文。试想这种刁难法能难倒有心人吗?我自己读的书搞不好比你念中文系的书来得多。

既然如此,为什么黄明志英语不好是学校的错?填饱一只又一只鸭肚,鸭子泻肚子时赖喂食的人,没想过食物可以自己觅自己挑,谁限制你非吃人家喂的食物不可?我的英文很烂是校方教导无方是环境不给我设江山那么单薄的意识,居然惹了一窝知识分子议论纷纷,探讨猥琐的价值和尺度。唱的人为被挑战而沾沾自喜,看的听的人探头探脑借道德大做文章。

人要是经过文化深沉的熏陶,就不屑为猥琐挂上艺术的代号,什么样的制度培养出耍赖的一代,让脸红脖子粗的激动养成惰性的借口。我期待有一天,不需要耐心的看完第一第二第三集,还有不骂粗话外一集,歌手顺手拈来三言两语,双语皆句句点睛。

(本文刊登于5/12/2008《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