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圣诞老人的二零零八


今年的平安夜,悬挂在壁炉上的袜子,没有圣诞老人带来的礼物。鲜奶和饼干还搁在圣诞树旁的桌上,也搁着孩儿们的期盼。官场上的旧官挺着一肚腩的政经,算计着如何包个大份的礼物,里头装个廉价的玩具,哄哄孩儿过了年再看。新贵怀着满腔的理念,巴不得哈利波特降伏黑魔,魔术棒一挥棘手的事都变馴鹿变天使变星星垂挂树上。

平安夜的孩儿们,换下了汗湿的红杉穿上别的孩子穿过的旧衫,骑着脚车闯过了被刻意遗忘的人群,穿越了不公平不自由不人道的制度偏差。当十五岁的古纳拉兹说:『警方捉我们时,一点都不感到害怕,反而越战越勇!』,课本里的警察叔叔角色瞬间一换,变了黑社会老大看你怕不怕。这会孩儿们卸下了白天的激动和勇敢,他们卷卧在被单里只想好好的睡一觉,梦里没有大人丢下的沉重包袱,和一个接一个孩儿们都要操心如何收拾的烂摊。

2008的圣诞前夕,事态混乱得连佛教团体都充当佳音队,逐户弹吉他唱圣歌报佳音。人们仿效牧羊人听到的天外之音,报告白小重生的好消息。只是如佛教徒唱圣歌,荒腔走板的承诺令人忧心仲仲,无法不质疑开课的定义是什么,华教的前途化为官与民的赌局。正如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说:『白小原校在明年也一定如期开课,否则,我将辞掉现有官职。』这样的平安夜感觉上有云顶的凉意,有澳门的赌场豪气。

在非基督徒的家庭里长大,是没有平安夜的记忆。圣诞老人是漫画书里肚皮大大双颊红红的卡通,圣诞节是购物广场圣诞树上彩色的装饰物,经过时总有摸一摸捏一捏的冲动,证实所看到的是不是真的。趁着圣诞节派对的气氛,幻想着来自狄更斯《圣诞颂歌》的三个幽灵,带着董总的Mr.Scrooge回去看看他过去自私冷酷的所作所为,唤醒他的仁慈和爱心,变了一个乐善好施的人。然而,如记忆中漫画里红红的圣诞老人,如购物广场金闪闪的装饰物,一切如梦如幻的不切实。新院剩下平安夜后的残羹剩饭,吃的人苍白看的人愤懑。

2008的平安夜不再像以往度过的无数个平安夜。人的品味开始有点酸教养有点蛮,唱的silent night伴着hiphop的节奏,平白无故的不安起来。圣诞节当天睡到日上三竿,反正首相说一周后的2009非安逸的年份,安眠不再理所当然。圣诞老人背着一大袋礼物坐着驯鹿拉的雪橇,横空划过铃声不绝,他不是忘了停下,只是google map指错了方向。

(本文刊登于26/12/2008《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