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界的Leviathan理念

纵横交错的地下水道,鼠族疯狂的斗争,抢夺阴沟的统治权。鼠活在最自然的状态下,没有政治机制,没有权利分配。然而鼠有天生的生存本能,对死亡产生畏惧。因畏惧而攻击其它鼠类,有时不是为了占据,纯粹发自自卫的本能。

如果说鼠的心脏不过是一部发电机,神经是许多电线,潜能是电源开关,欲望就是灯泡。鼠,不是温饱就算。鼠,拥有与生俱来的恐惧,恐惧其它鼠类掠夺它已拥有的食物,对它的地盘构成威胁。

因恐惧而产生幻觉,想像自己时时刻刻成为攻击的目标。谁不是随时作战状态?谁敢不警惕?乃至先发制鼠,去除任何构成威胁的鼠类。当鼠类皆惧,水道混乱成一片。老鼠哀嚎嘶喊,蹿跳进攻,咬啮揪扯。

有的鼠甚至攻击不构成威胁的鼠类,为了赢取权力的声誉,为了未来的保障,为了广大权势范围。水道除了排污水,也是鼠类的杀戮战场。软弱的鼠类在必要时联合其他鼠类攻击别的鼠类,组成小圈子确保自身利益的途径。

如果有一只鼠,在混乱中无动于衷,漠然而视,偶尔几句感慨,试问其他鼠类会如何看待它呢?在的Leviathan自然律理念下,它,能否生存下去?

一只鼠的理性与一群鼠的集体理性有别。某鼠夜里钻出阴沟水道,试借人类为鉴,思鼠辈之道。它见人为建屋砍树,各砍各的,虽然大家知道砍了最终导致土崩。它再窜入学府,看到的非学术之战,而是黑白是非之争。此鼠恍然大悟,什么理性都好,在利益当前这种情形下,产生『个人』背叛『集体』的矛盾,人类不为集体利益而作让步,更何况是鼠流之辈呢?于是,鼠界看到解决混乱的方法,树立阴沟水道执法的主权。

然而同一只鼠,什么理性什么理念都好,始终不改初衷。它默默的没有主义只有正义,毫不动气唯有正气。试问,有了主权者的理念可否制止相互厮杀?这一只鼠可否平安的生存下去?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