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


很多年前有个画家告诉我,搞艺术的先决条件是有钱。理想的代价不小,尤其是当你的理想不是赚钱的时候。你的付出通常不被一般人谅解,身边的人可能会陪着你落得疲惫。为了理想你被逼低声下气,甚至赔上半条命。

当我见到他时,顿时心冷了一半。怎么会变得这样,曾经那么意气风发。一脸的憔悴不再是因为咖啡因作怪,当年轻松的放一片cd每一首歌都很入味,举手投足洒脱飘逸。然而,现实是不会欣赏艺术家的风范的,天忌才子,我只觉得伤感,绝不可惜。

李安成名之前当了多年的住家男人。我对朋友说,当她觉得他很可怜的时候。我说啊,要是他突破这一关,你们一定另眼相看。要是他有天实现理想,这一段混日子,便是振奋人心的例子。

Leonard Cohen的一句话影响我很深。他说,任何杰出的作品都具颠覆性因素,在政治和社会关系上是不讨好的。创作本来就是这样,循规蹈矩从来不是艺术的本质。走一条直路,有什么难啊?也许很多人觉得他很笨,不明白他怎么想。我和他不是很熟,但我读得懂艺术家的梦想。

他比许多人勇敢,坚持了这些年的理想。我不知道他妥协了吗,就算妥协也是出之无奈。艺术有时是一场赌局,赌输了一铺再来一铺,看你的耐力直到赌赢为止。

那杯咖啡还是一样苦,可是苦得少了点甘。喝了也许彻夜不眠,创作的路程不要伤感,熬过了黑夜咖啡自然会醇香。

评论

Grace Lim说…
艺术家这一条路,不是选择也没有的选择,你说的对的就是这一条路是颠覆倒侧,刺骨般的孤寂,是一盘‘十赌九输’的生命牌局,够恐怖了吧!
Grace Lim说…
哈哈哈哈!输赢何以在乎?可还没散局,还定不出输赢!!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