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闯红灯听顾兴光演讲

这一个夜晚开车开得心不在焉,驶过交通灯时眼前一闪亮光,一时来不及回神,车已给照相。暗叹倒霉,自己骤然成了闯红灯的主角,闪光灯反而在心里的一堵墙上,投下今夜真正的主角他的巨影。

车继续往前进,两边路灯一排排的往后撤。现实的时间与历史的回溯,在交通灯的十字路口擦身而过。他登上人生讲台时,我还未出世。他的每一场演讲,我都错过。然而今晚,我在赶一出戏。参与演出的有不同流派的角儿,各有各的演绎方式和艺术原则。而我,唯独为了目睹一位身怀绝技的文武老生,戏码,变得不重要了。

我坐在一旁的阶梯上,远远的观察。他一手拎着环保布袋,一手拎着塑胶袋,明明是两袋很重的书与文件。和他说话的人来了,说完走了,新的又来又走。由始至终,他似乎没有放下袋子的意思。一个人独站着,表情温和谦逊。如一帖隶书,落笔沉稳,反复琢磨意犹未尽。

『您是顾兴光先生吗?』我想这是最拙于言辞的开场白。当我的想法滔滔不绝甚至无礼时,结果说不出什么话来。我为了一些事情向他致谢之外,只能默默的感受时光在我面前倒流,历史在一个绅士的身上复活了。

他曾著文说过,自己是一个被摆在法律神台上的祭品。今夜没有斜风细雨,唯有空调吵杂的声响。今夜没有神祇的显灵,唯有恢复地方政府选举的祈愿。角儿上台,各有各的戏唱。后来我还告诉顾先生说:『那晚我还在座下担忧讲座扯太长,先生您在台上等得闷慌了。怎晓得投光灯一照,先生您突然间龙腾虎跃,一口把大伙吞了!』

有人说戏子唱戏是贱业,文人票戏是风雅。他当年一样的在台上龙腾虎跃,只是那时是全国华人团结运动大会,与沈慕羽唱戏唱得犯了该死的煽动法令,成了全国首位被控罪名成立的被告。

他不做市议员很久了,谁还记得那一次是民选的地方政府,是人民投选的民主第三票。他不亲手通水渠载产妇到医院半夜火灾去指挥很久了,谁还记得原来市议员也可以做这些琐琐碎碎的事务。他不做愤怒青年很久了,如今他收藏书画写写评论,说话平稳文章扎实,烧起来如一把干柴,缓缓的越烧越旺,烧灼了名利的真相,烧灭了虚实的悲欢。

『顾先生你也听爵士乐吗?』我有点惊讶。他微微一笑,陷入满足的状态。『放一片爵士音乐cd,熄了灯,点几根蜡烛…』顾兴光是我所认识唯一的Renaissance Man。

(本文刊登于19/12/2008《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