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巷

时间静悄悄流逝,人生长巷墙高声绝,走到一半,回头也不是。两旁门儿一扇扇,有的紧闭有的虚掩。窥探寻常人家柴米油盐作息如常,寻常得有些苍凉。长巷路人行色匆匆,多半时候皆擦身而过,省略寒暄问暖。

就地而坐,取出一个壶一包茶。向半掩门户讨沸水泡壶普洱。下午的天色阴晦,即使路人无心偶尔践踏,拨拨身上的尘灰坐好依旧怡然。隐隐传来哪户妈妈和孩儿的打骂声,和一些哼成腔的流行歌曲,乍听烦躁,杳杳冥冥幻化如梦诡谲。无事巷里随意卧躺,天空无云无艳阳,赤白得从不存在似的,躺在全世界无人知悉的地址。

如此过了两天两夜,也许是八天八夜,谁知道。被踩太多次后,也懒得拨扫,不觉得脏了。不知哪跑来的一只狐,全无警惕的任人抚抚搂搂。这样的交情倒是不矫情,一种坦然的灵性相通。

白天走,抑或晚上走,恰好肚子饿了,收拾茶壶伸个懒腰,狐挺着尖尖的鼻梁,朝长巷的前端望。天涯海角,人生就是如此。时而耗着待着,时而漫漫游着。一条长巷,最宝贵的或许就是最迷糊的时光。

评论

Grace Lim说…
[最宝贵的或许就是最迷糊的时光!] 说的太赞了。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