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公仔书遇贵人

前阵子写了篇<选择性失忆《老夫子》>,关于朋弟的《老夫子》遭王泽剽窃事件。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唯独手上没有朋弟的著作。上网查了好多天,却搜索不到清晰的《老夫子》漫画档案,猜想王泽的《老夫子》垄断漫画书市,市面上售卖朋弟冷门的版本有限。好奇心未泯,让人很想找一、两本来好好看一看,比较两者的分别。

上周意外的收到一位前辈的电邮,问我是否有意收藏朋弟的《老夫子》,他人在上海可以帮我找一找。天下竟然有那么好的人,更何况与这位先生素未谋面。然而,爱书人求书心切,最后厚着脸皮劳烦前辈跑一趟书店,为这桩《老夫子》事件画上圆满的句号。

我不奢望找齐朋弟原版重印的著作,前辈却捎来消息说公仔书找到了,两集《原版老夫子》、两集《原版阿摩林》、和《原版上海现形记》。先生说书皆蒙尘,经已绝版。先生还亲手抹拭尘灰,心里的愧疚实在难以掩饰幸福灌顶的喜悦。虽劳烦先生迢迢捧回这五本漫画实当罪过,心中狂喜终究无法形容。先生回到马来西亚的第二天,书就送到我手上了。

这几本漫画都是二零零三年北京西苑出版社印行的,收录了冯骥才的序文。为了保持原书的历史真实,漫画内容不经删减,封面颜色保持原版褪色的古朴,只是附录朋弟亲手誊写的履历真迹,和一份作品目录。

单看《原版老夫子》目录已经趣味盎然。每一集收录了九十帧四格漫画,题目除了几帧例外,一律皆四个字。如『误污女性』、『故有文化』、『崇拜放屁』、『太太威风』、『为嘴伤身』、『焉用牛刀』、『情感白骨』等等。『文学价值』画了老夫子捧着书读得津津有味,没留神身后开来一辆轿车,撞得他腾空扑地,怎知这么一撞丝毫不干扰他读书的宜兴,老夫子依然笑脸盈盈,自得其乐,无奈的司机诧愕以对。『浴室之春』则画了老夫子偷窥女性沐浴,待女生步出浴室后,他居然进入取浴缸里的水,大杯大杯的当酒豪饮,难免猥亵。

朋弟的女角色都非弱质之辈,一身时髦上海女郎的打扮,老夫子则为她们低头哈腰。『削足就侣』的老夫子交了个个子太矮的女友,于是回家取锯削半截足,委屈求全。老夫子和老白薯皆出现在《上海现形记》,可惜画得潦草,内容比较逊色。《原版阿摩林》画工细腻,充满了早期西方漫画的味道,有Erich Ohser《父与子》的幽默,可堪玩味。

时代走得快,朋弟的漫画或许与时下的风气脱节了,毕竟古董有其收藏价值,公仔书有其消遣的意趣。看着封面内页朋弟模糊的黑白照,心想要不是文革害了他,王泽不可能有剽窃的机会,我也不必托前辈先生老远带公仔书回来了。

(本文刊登于14/12/2008《东方日报》东方文荟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