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词的HSM和HSD

基于短讯的流行,英语很自然的缩短成几个字母,比如OMG(Oh My God)或者是OIC(Oh I See),还有每个父母必须懂的PAW。注意,PAW和宠物没关系。当孩子上网和朋友聊天时,突然妈妈走进房间,他会立刻打PAW(Parents Are Watching),那话题会转去国文语法或数学难题。

收过一则短讯,里头三个字母让我摸不着头绪,就是OTL。我莫名其妙的回朋友说,你Out To Lunch通知我干什么?结果一问之下,原来是个五体投地的图形,令我佩服得OTL。这年头少年们最“酷”的缩略词应该是HSM,不是Highly Stressed Mananger,而是High School Musical《歌舞青春》。

《歌舞青春》延续了美国歌舞片的传统,这可从百老汇的载歌载舞,一直追溯回西方古典歌剧。在没有电影电视的年代,当音乐配上舞蹈,加上动人的剧情和舞台布景,令许多人为这个表演艺术着迷。后来百老汇走下舞台,走进了电影银幕,就如《Oklahoma!》这类主角说说话会幽幽的唱起歌来,骑着马儿的牛仔下一刻踢踏摇摆。

还记得小时后风靡了街头小巷的《周末狂热》,热得大伙有事没事走两步也得停下来,用广东话的方式配搭约翰特拉沃尔塔的姿态,一手『指天』一手『笃地』,哼两句 “night fever night fever”过过瘾。

如果说舞台是生活,生活是舞台,迪斯尼或许是以《火爆小子》(Grease)为蓝图,拍摄了一部以中学作为背景的友情、爱情、理想和幻想的电影,呈现少年的数字游戏:五味杂陈七情六欲的数学方程式。2006年第一部《歌舞青春》电影超级卖座,电影配乐唱碟荣登美国最畅销龙虎榜,HSM商品如小说书包文具衣服,还有床单餐具椅子化妆品,只要印着HSM偶像的图片,就是畅销的保证。

于是迪斯尼2007与2008延续拍摄了第二和第三部《歌舞青春》,连拍摄地点,即犹他州的East High School,今天也变了观光景点。游客流连于男女主角排练的礼堂,争着拍下偶像的橱柜留念。这个现象一直延续到HSD(High School Drama)的流行,《歌舞青春》潜伏的关键才逐渐浮现:无可否认的,中学生不再纯真,而利害关系已经是校园里的生存方式。

HSD是一种牌类游戏。这个游戏的纸牌印着HSM的不同角色,有的讨人喜爱,有的面目可憎。你选择一个角色,把自己当成这个高中生,然后通过散播谣言与谎言去击败你的对手,再假装与别人结交朋友为换取他的年鉴签名。因为收集最多签名的,将会成为胜利者。而换取签名的同时,你会失去友情。这游戏逼你作出残忍的抉择:胜利或友情。

校园的政治不过如此,如社会一般的险恶。然而,这个年代的少年们,年纪轻轻就非常乐意从电影和游戏中,学习如何在恰当的时候凶狠,如何为了胜利而选择背判朋友。私利和虚情假意在人生的政治游戏中,化为一张张七彩迷人的纸牌,『循循善诱』我们的下一代。

(本文刊登于30/1/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