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愧对共同反刍


英国的The Independent蒐集了具足时代精神的2009流行词,当中最有趣的,是co-rumination,即『共同反刍』的意思。近年来,人们通过网络、短讯和媒体,寻到众多自我抒发的释放管道。大家大量的讨论问题,无论是真实的抑或想像的,以致把焦虑放大,甚至制造新的危机。

人们面对危机时,一般上有四种反应:抗拒它、躲避它、屈服于它、或面对它。抗拒者的直接反应可能是这样:“太不像话了!怎么可能?”而 屈服者或许会这么说:“这种事我们管不着,有什么办法?”。于是言谈议论点着了火苗,谩骂声的火势蔓延,烧得如火如荼。然而,消极的『共同反刍』对势态会引发什么作用?

在抗拒者和屈服者的世界里,那永不停息的战争中,恶魔往往打败女神。这一个童话世界里,怨声此起彼落,连续不断。就算邪恶的力量还未在战争中获得胜利,童话世界里的人民『共同反刍』怨声载道,以同病相怜的心态在焦虑中互相支撑,不知不觉中消极的网络扩展开来,间接的影响了争斗的局面。

如果说自由言论是正面的社会形态,那『共同反刍』就是负面的社会现象。『共同反刍』式的自由言论在社会上容易引发『洪水效应』,足以坍塌桥拱,淹没城镇,建筑与居民一道卷入滔滔大水。

当众人对华教的前途意兴阑珊的关键时刻,正是各团体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刻。刀剑在逼近,清白的一方争分夺秒的把事实交待明白,诬蔑的一方想尽办法掩人耳目,横行无忌。虽说『共同反刍』现象容易令群众陷入消极的状况,只要它被有心人利用,其效果就不止是越讲越惨那么简单了。

《星洲日报》在2009的第二天,刊登了两大版的潘永忠独家专访报导。过两天,这份报纸的 <沟通平台>立即有“读者”回应,说“含泪”读完专访,“按耐不住冲口而出”的说,华社终于找到一个“不是将级,是帅级!”的新院长。

这年代没有什么是不张扬不夸大的,尤其是负面讯息。可是当某单位利用言论自由,帮负面讯息穿上闪亮的外套,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再把它光彩的推上悖谬的舞台。接着发表相辅相成的回应,前呼后拥的把粉墨登场的“新秀”,夸得有多荣耀就多荣耀。

人,读了一篇接一篇真实和虚伪的文字,一篇接一篇推崇和谩骂的言论,大家集体胡乱的『共同反刍』一番,引发『洪水效应』如伤痕文学般的去悲情华教。这时,突然一篇光鲜及充满希望的『正面』报导,加上动情感人的读者回应,给以灰色开年的2009,带来人们一厢情愿想看的结局,没有伤痛只有天真遐想的happily ever after。

社会上许多问题的是非黑白,除非是局内人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普罗大众一般上都被媒体主导。不知不觉中被利用的『共同反刍』者,多界于局内人与普罗大众之间,乃关心事情却懂一点不懂一点的人士。然而这一群人士有如战场上将军的兵卒,听将军使唤。将军谋算策略,兵卒簇拥扶策,一根筋杀将前去,只怕自己死得不明不白,还平白无故的杀了无辜。

什么样的媒体会误导舆论?什么样的团体能够引导媒体?什么样的人可以主导团体的中心思想?什么样的后台会去撑持这样的一个人?什么样的思想足于坍塌华族的桥梁?淹没华族的良知?把华族和私利通通卷入滔滔洪水,砸了华教、垮了华族。

让我们正面的共同反刍这一连串问题,证明共同反刍可以凝聚成积极的、有建设性的力量。先决条件是:千万别被误导。不要愧对『共同反刍』,英明的你读报不要只有一个反应:『报导绝对翔实。』毕竟,一个小小的评语是有连锁效应的。


(本文刊登于18/1/2009《东方日报》文荟

评论

老颜说…
人如小小螞蟻,鳥瞰不了全圖,只好以常理以歷史做依據而判斷。越年長,越肯定掌握了話語權的媒體,絕對能隨心左右大眾的情緒。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