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奥巴马套上诗的光环


当年肯尼迪的就职大典上,创举邀请著名诗人Robert Frost为典礼写了一首诗,86岁的Frost写了准备当天朗读。可是在寒冷的一月天,阳光刺目,Frost逼不得已放下看不清楚的诗稿,任凭记忆朗诵起一首旧作,结果毫无瑕疵的感动了美国人。

美国史上第二次受邀请为总统就职典礼写诗的,是美国非裔女诗人Maya Angelou。她在93年克林顿的就职典礼上,朗诵。Maya出世在1928年4月4日,而40年后的同一个天,子弹穿过马丁路德金的脖子,结束了一个伟人的生命。Maya 八岁时被母亲的男友强奸,而这男友后来被她叔叔杀了。接下来的六年她选择保持缄默,度过一个孤立的童年。

后来在克林顿97年的第二届就职典礼上,Miller Williams受邀诵出感人的诗句:“All this in the hands of children,eyes already set/ If we can truly remember,they will not forget。”结果我们记得的是克林顿的性丑闻,忘不了莱温斯基的珠圆玉润。

今年奥巴马点名Elizabeth Alexander为他写诗。到目前为止,这仅是美国第四次邀请诗人在总统就职大典上朗诵诗歌。Elizabeth和Maya一样,也是个美国非裔女诗人,目前在耶鲁大学当教授。就在她一岁的时候,她父母抱着她在台下,看马丁路德金发表他那刻骨铭心的演讲,<我有一个梦>。46年后,Elizabeth站在同一个台上,为第一个美国非裔总统朗诵诗歌,写下历史性的一刻。

这晚我坐在电视机旁,看着奥巴马宣誓就职。他手搁在林肯宣誓的圣经上,紧张得几乎唸不上誓言。顿了一下,他微笑着重复一遍。就这样的,第44任美国总统诞生了。

奥巴马演讲后,Elizabeth Alexander缓缓走上讲台,清晰的朗诵她为奥巴马写的。这个中午,她没戴着厚厚的眼镜。可她目光犀利,一脸的振奋。“Each day we go about our business/ walking past each other…”诗句是美国小市民的写生,爱与希望笼罩了现场和在电视屏幕前的人。“Some live by love thy neighbor as thyself/others by first do no harm or take no more than you need”。

诗,为阳刚的美国政治散发一瓣花香。在一缕清气之中,奥巴马一贯紧锁的眉头,绽出了淡淡的笑容,格外清雅。与其说是政治附庸风雅,不如说是诗歌回归它传统的角色,衬托出特定场合的气氛。

此时,马友友与Itzak Perlman优美的音乐余韵未了,奥巴马震撼的演说迂回人心,的诗句在空中与政治意念交汇。“我们与文字邂逅/尖锐或流畅,悄声或高谈/思于文,斟酌于文。”(We encounter each other in words/Words spiny or smooth, whispered or declaimed/Words to consider, reconsider.)

在这个寒冷的一月天,美国的改朝换代营造了一贯的形象:文化与政治、民心与权力、林肯的塑像、奥巴马冠上的自由女神光环。没有一样是不对的,没有一句话是错的。就连坐在一旁的小布希,也标榜着奥斯卡金像奖落选者的注册商标:美国人的选择永远是对的。

(本文刊登于25/1/2009《东方日报》文荟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