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只有热爱人才可以惩戒人(杨善勇)

(很久很久没看到这么动人的文字了,尤其是在这个冷酷的社会上。)

该与不该,对或不对,如今说什么都太迟了,事情已经确确实实地发生。他只是一个廿岁出头的孩子,肩负镁光灯的过份的投注;我不知道,这些编辑和记者心里到底怎么想:

如果那是自家的儿女自家的骨肉自己的心肝宝贝,他们是否一如既往飘飘欲仙地操弄手中的那些版位,凭借神父的姿态继续指指点点卖弄一发不可收拾的煽情和血腥?

教育的根本功能,底线在于全力保护学生的成长和远景。就算言论和行为偶有大错,也要有所宽容,辅而导之。故孔子说:“不教而杀,谓之虐。”但是,这些媒体显然玩得过火了。

如果他已越界,就让律法逐一按章裁决是非。如果他是大意冲动,可否教以“毋急用忍”?如果他是蒙昧糊涂,则当晓以智慧。如果,如果他是“受人误导”,请你全力以赴引导他点头,诚心接纳那一番大道理。

不是义正词严地说好“情在人间”吗?我们仍然回不过神来,不愿回到教育之道处理事端。事发以来,报道的矛头只有一个:他,他,他。之后,四家大报不约而同把同一则新闻放在头版。

我不明白,真的不很明白,这一段无限的时间这一片浩瀚的空间,当真只有这一号消息可以摆在焦点的舞台吗?

个人情绪的引爆,集体暴力的引发,社会舆论的引导,皆有错综复杂,一言难尽的缘由。天下所有的失误,都不是单一方面造成的;责任和后果也一样,绝非出自同一个人同一件事。

我们的心中要是尚存一点点隐恻的大爱,首当因此闭门自省,而不是趁机丢了一块大石头,再插一把牛刀;然后,从容不迫地从千篇一律的文告后门逃之夭夭而暗自偷笑。

笑吧笑吧,倘若你觉得很好笑你就笑吧,倘若你觉得很好玩你就玩吧。他只是一个廿岁出头的孩子,还在学习攀越漫长的人生;只不过他现在有一些偏激的想法行差失错。

请大家在这个最为艰巨的阶段为他的未来代祷,为他读一首泰戈尔的《审判官》,许他安度脆弱重得自新:

“你想说什么尽管说罢,但是我知道我孩子的短处。
我爱他并不是因为他好,只是因为他是我的小小的孩子。
你如果把他的好处与坏处两两相权一下,恐怕你就会知道他是如何的可爱罢?
当我必须责罚他的时候,他更成为我的生命的一部分了。
当我使他眼泪流出时,我的心也和他同哭了。
只有我才有权去骂他,去责罚他,因为只有热爱人才可以惩戒人。”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