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的纺线

她在纺织那秘密的线,从这边牵到那一边。他在线上吟诗,片言只字零碎的洒落,玫瑰她怀里。玫瑰她把它编成一个花环,轻柔的套在他的负担。沉甸甸的他摆脱黑色的诗章,踩着蘸墨的步伐,走过大雨滂沱的地方。雨声和水洼,墨水和泪水,沉寂和喧闹,和湿透的她。穿上一身的玫瑰花瓣,水珠一颗颗滴下。一圈又一圈,她纺的线她慢慢的卷。一步又一步,他的顿宕他的渐渐靠贴。贴在她脸上的呼吸,吹进她耳里的温柔嗓音。

当玫瑰决定绽放的时候,是他心躁不安的最初。羞怯的火花燃烧了寂寞的灵魂,四周闪烁着星光。宇宙的创造就在她纺织的那一条,秘密的纺线。

他不介意等待,她不在乎期待。他不介意远远的观察,她不在乎无常的幻化。他和她在黑色里发现不同的深浅,她和他在蓝色里看见海和天。她放的线,他收的弦。不在乎月亮是否悬挂,不在乎星空是否灿烂,不在乎黑夜落幕白昼会否升起。不在乎迷路过后会否相遇在章句,不在乎朝九晚五不介意三天两夜,不在乎一瞬之间不介意漫漫长夜。

一只巨鸟飞越那秘密纺线,扑着翅膀风它古老的催眠,吹得他好昏沉,吹得她好腼腆。那纺织的线,始终从这边牵到那一边,牵着浪漫诗篇,牵着玫瑰的狂野。牵着梦里的睡眠,牵着清醒的惦念。

当他心躁不安的时候,玫瑰默默的渗入在雨中。当他寂寞的时候,羞怯的火花她点燃。他和她的忙碌世界,留了一个秘密的空间,他带她进入那里倾说缠绵,她陪他走入那里细诉旖念。宇宙的永恒坚于他守护的那一条,秘密的纺线。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