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面游戏

搓成一团,搓得很细很细。十只手指那十个小精灵,徘徊于纸巾之间。她说过,纸巾的质地不能马虎。软的同时,要有点硬。硬的同时,依然能撕。撕的感觉,有些粗砺。粗砺得搓在手中,化为蛇婀娜蠕动。那蛇,钻出她掌心,缓缓爬行于手、于肩、于背,留下一条很长很长的痕迹,划过她身躯。

她继续搓着纸巾,搓成很多粒小小的球。白白的,雪花落。散在桌面任十个精灵拨弄,挑逗得雪球满桌乱滚乱动,撒野得真不像话。那蛇,爬到桌面上,伸伸舌,试探什么似的。精灵们惊惶的躲进掌心的庇护,等侯蛇等待它的轻举妄动。

她会心一笑,轻轻把手贴在唇边,望着他和他的高傲。他抓一把桌上的纸团,眼神里尽是蛇的笑影,随意的抛在她身上,嘴角勾着一丝暴戾。雪花撒,洒了一头发的白花花。手背是他的厮磨,刺痛得她不得不松开手,十个小精灵惊慌失措,说时迟那时快,那蛇一闪就缠卷了她的十个精灵,勒得紧紧透不过气,勒得她们降伏,勒得她们窒息。

她往椅背一靠,呼了一口气。他往桌边一倚,吸了一口气。这一呼一吸,交换的是雪地的寒气。这一靠一倚,交欢的是蛇的魅影。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