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对不起柯嘉逊

华教最对不住的,算是柯嘉逊了。把他请到新院,就顶着个“冤屈、诋毁、耻辱与谴责”的帽子,路还没走到尽头,就开个偏门把人请走了。

对一个有内涵的知识分子来说,能付出于建设是最珍贵的,所付出的受尊重也是最宝贵的。如今华教发展的趋势,就算柯先生拍身上的灰尘,也拍不掉灰冷的心,就算有扭转局势的能耐,也扭转不了华教寿终正寝的结局。

是时候写挽歌了,奏一首葬礼进行曲,哀悼十载新纪元学院今日的沉沦,以辞遣哀。这一块曾经是落实华教使命者向往的净土,踏过了才明白,原来肥沃的土地害着华社的通病 --- 官僚色彩,排除异己,结党营私…

离开的时候,有些话该说,有些话有保留。对一个风度翩翩的君子而言,挥手道别之余说些激励祝贺的话再平常不过了。但是换着一个风度翩翩,却含冤受屈痛心疾首的君子,这一席话举足轻重。

他说:“对付破坏,最好的答复就是建设。”一语道尽今天华教的要领。眼前的景色,只见断壁颓垣,荒凉满目。想起当年“背起华社心血的凝聚力量,即使面对严峻的考验,我们仍然锲而不舍、携手并肩,建 设每一砖每一瓦每一点每一滴,建设这所“多元开放,成人成才 ” 的民办高等学府——新纪元学院。”

是的,老地方不再,华教的旧情不再是往日的坦率纯真。“叫人心疼且难以置信的是,新纪元学院的破坏,并非毁于外界势 力,而是毁于自家人的内部斗争。” 骤然一惊,即使一草一木皆有情,无奈人心难测。有人爱穿新衣,有人爱结新欢,有人贪图私利,有人不择手段。

也许失落了一阵,或许惆怅了一宿,想起当年的壮志未酬,如今人去楼空,留下满楼的黯然神伤,满院的残花败絮。

说不定一般的凡夫俗子早已挥挥衣袖不堪回首,然则,他的热血盈腔,无地可洒。对柯先生来说,流泪和惋惜是无补于事的。以他言必行、行必果的作风,柯先生选择与华教风雨同路一起走下去。

华教对不起柯嘉逊,不等于诀别柯嘉逊。请走了柯嘉逊,不代表华教就能安息。柯先生不止一次语重心长的对华社说:“让我们重新建设、建设再建设!”唉,那边的人就别再吸大烟了,醒醒吧,当愧疚悄悄叩响你的家门时,可能太迟了,到时只能为远去的亡灵送上一片哀思,或许根本无人为你哀思。

(本文刊登于21/11/2008《东方日报》杨城蓝井)

评论

老颜说…
非常痛心,为何永远最花心思于内耗之中。。。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