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调论


记得当年初次踏入纪伊国屋时,真是名副其实的jaw drop。都门的书店,有那间比它大,那间书比它多。中文部的第一排书架,就摆放着一系列的文学丛书,后面两排也是,接下来是文学译本,经典诗词,目不暇接。看书人抚摸着书本书架,站起又蹲下,目视昏花。

多年后的今天,纪伊国屋的中文部再次令我jaw drop。第一排是“小品”,轻松阅读的骗人小玩意。几米的绘本占了三分一。后排是“旅游文学”,俗称游记。接下去是武侠小说,才到经典和诗词。文学摆在最后两排。

想起Bangsar的Skoobbooks。高高的书架把读书人夹得很安全,上上下下都是一些本地难寻的英文书,甚至还有电影剧本。虽然书有点皱有点旧,可能还缺个角,但是我永远珍惜那一本Taxi Driver 剧本,买回家看了几遍都觉得比电影好看。柜台后坐着的服务员,总是手上一本书,读得津津有味。除非你有疑问求助,他在你进门时打个招呼后,就埋个头钻进书里的奇幻世界了。

Tasmania也有间很小的二手书店,名为Déjà vu。店里的书架不对称,书本类别零零散散,却让我找到初版的钢琴大师Rubinstein自传,喜出望外。

波士顿的Newbury Street 在我学院附近,是优皮出没的性格街。路旁总有亮丽的跑车,戴太阳眼镜的俊男美女载着亚裔小孩,因为当时流行领养韩国柬埔寨中国小孩。这街有家二手书店,店面很窄却很深,每本二手书都包上塑料纸,种类枚不胜举。那家书店还卖了些黑白相片,摄的是作家画家诗人,店里书香味芬芳。

那天和朋友谈起现在的年轻人不看书了,讲着讲着结果只剩长叹。当前排书架和后排书架对调时,真知识和假知识对调,读书人和生意人对调,教育和私利对调,捍卫和自慰对调,剩下黄“霉”调留给谁听留给谁唱?

评论

Pete说…
You guys are really lucky ! Now you got a photo of the bad guy,if I see him here I'll nail him in a wooden box and mail it over to you ..LOL... btw if I visit the place next I'll bring along a machine gun instead of counting on the local police ...LOL...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