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听了都不自觉地感性起来



当年Jobim经常泡在巴西Ipanema沙滩上的Veloso咖啡厅,美女如云,目不暇给。唯独有个十五岁身材高挑的女孩,眼神带着些许忧郁,是咖啡厅常客隐匿的欲望。

Jobim选择这样地想她,用他擅长的Bossa Nova曲风娓娓道来,不急不徐,轻松优雅。

『When she walks,she’s like a samba that swings so cool and sways so gently…』 虽然Moraes的歌词稍嫌肉麻,但描述Helô Pinto走路如『Samba的步伐』还真传神。

Bossa Nova是南美洲拉丁乐渗入美国爵士乐后结合的混血儿。比主流爵士少一点激进,比巴西的Samba少一点动感。Bossa Nova它轻松摆动着肩膀,吹着那口哨带一点儿懒洋洋。『The Girl From Ipanema』从此成了爵士标准曲(Jazz Standards),是历久不衰的经典曲目。

可是唱红这首歌的人不是Jobim,而是来自巴西的Astrud Gilberto。她并非专业歌手,『The Girl From Ipanema』是她录制的第一首歌,从此一炮而红,还捧了个格莱美奖回国。

红了一个女孩,其他女孩都争着要唱Ipanema了。偏偏女孩儿唱the girl不是味,于是改成『The Boy From Ipanema』。

今年推出专辑『Quiet Nights』的Diana Krall也是个美女,可是这个美女没有夏日晒黑的肌肤,反而散发着贵族的冷漠气质。

Diana Krall的嗓子如低音大提琴,充满磁性的魅力。她是静寂夜里的呼吸,你只想躺在沙发上 ,让她那稀稀落落的钢琴声,说Ipanema那个男孩的故事,就这样舒服慵懒地陪她一宿。

『我觉得这张专辑很女性,宛若躺在爱人身旁,在他耳边窃窃细语。』Diana Krall说。

专辑是Diana Krall给丈夫的情书 。然而,她和摇滚歌手Elvis Costello的结合有点不可思议,总觉得和她在一起的人,至少要有Jobim的外形和气质。可是女人的钟情难揣摸,恰似那一年Ipanema海滩上的女孩,就迷倒了不少男人。而她那一点点心事,究竟为了谁?

来自Ipanema的曲子,是谁听了都不自觉地感性起来。

(本文刊登于2009/12 No.11 HQ杂志)

评论

莊若说…
有看過原庄Girl From Ipanema那個女孩的照片嗎?我有下載迥,懶得找出來給你看。
杨艾琳说…
有,还看过纪录片那个老美女穿粉红比基尼的模样,头发还是金的,皮肤晒焦了。她孙女可俏,受不了。老兄,幸好我看过,哪有人讲了又懒的找出来给人看的。
mayashanti说…
奇怪,我的留言怎么没有出现?
我说,很少爵士歌手能像Diana Krall那样,连pasar malam也卖她的盗版CD.她真的那么流行吗?
杨艾琳说…
写给女性杂志的音乐文字不敢太专,就挑easy listening这类写。Diana Krall好卖,因为专辑制作很和谐,听起来舒服,要说爵士造诣如何如何,就不怎样了。
看过她表演,不多话,一场秀从头到尾很smooth,像她歌声一样。
留言没出现?想是风筝断线吧,下回放长一点,断了我也接到。^_^
mayashanti说…
用心良苦啊,写文章。
杨艾琳说…
泽南:别把我讲得那么清高,看在稿费份上嘛!
mayashanti说…
就是看在稿费上才得用心良苦啊。我觉得看在稿费上也非坏事,至少有了个想象的读者,东西会比较客观。有时候没有设想读者能接受的程度,可能会伤害或激怒了一些读者。我想我的本南人系列就有这样的杀伤力。
杨艾琳说…
怎么,有人对你的本南人系列不满吗?我觉得专一个主题挺好的。
mayashanti说…
不是针对主题,只是不懂怎么聊到星洲那边去,就察枪走火了(从你这里学来的词)。星洲如果有什么贡献,就是把“文艺青年”分裂成不同阵线。

这里比较清静,可以放长线......
杨艾琳说…
明明可以更好的,是吗?文人要争气。

觉得静就好,无论长短线,放了定受到。
mayashanti说…
关于村上。好像也看了不少他的书,早期的。很多人喜欢他的格调,特别是爵士乐的,或者你们讲的意境。我很年轻时看他,被文字所承载的虚无感给迷住了,后来渐渐的因为自己的虚无越来越强,就觉得这些作者讲的东西跟自己太接近,反而不想继续看了。这样或者对作者不公平,可是对作者和自己喜新厌旧都是很自然的,是吗?
杨艾琳说…
看书和心情与阅历有很大关系吧,三年后搞不好你又爱他了呢,难说。
mayablog说…
一天不来坐一下,就像早上忘记喝一杯奶茶。
杨艾琳说…
哈哈,怎么把自己关在牢里啊?说到奶茶,前几天感冒就是喝奶茶加姜喝好的。你喜欢Gypsy Kings?当年他们来你去看了吗?我看得好兴奋,好像是七把吉他在台上一起冒烟,现场看真痛快。

喜欢,就来一杯奶茶吧。
mayashanti说…
我感冒时,也到steven corner叫一杯teh halia.你是我的蛔虫吗?听Gypsy king时,我High到血液在翻滚,只能完全没有人在附近时听。那种乱法,可不是很多人能忍受的。

今天的奶茶加了姜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