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Q84》的性幻想



郑云城说,因为缺乏一般小说的起承转合,村上春树的书从那一页翻起都无所谓。既然如此,评村上春树的小说,可否从一半读起,或读到一半,就作局部的感悟随笔?从文学批评的角度看,这会否影响一部作品的整体印象?支解后的断臂截肢,是支离破碎的零星文字,或有区分开来的独立特色?

其实读书没有一定的读法,和写作没有一定的写法一样,评论也没有一定的评法。很多时候,约定俗成的格式,只是长期惯性的作法而已,久了,就理所当然。

村上春树的《1Q84》目前有上下两卷,据说第三卷在创作中。看完第一卷,决定写一些感悟。可是我不打算评书,而是想说说村上春树《1Q84》的性幻想。

我不是村上春树的粉丝,五十多本译本只看过十多本。记得读了叶蕙译的《挪威的森林》后很失望,反而是赖明珠译的《世界末日与冷酷意境》、《地下铁事件》、《黑夜之后》和林少华的《斯普特尼克恋人》印象比较深刻。

在这十多部作品里,村上春树似乎不曾描述性,或描述和性有关的任何事情。可以说,村上春树的小说主角通常没有十分突出的性格和形象。这回他却破律对性展开大幅度的描写,如果抽掉性,第一卷就失去了轴心,没有了灵魂。

『天吾最初的记忆是一岁半时的事情。他的母亲脱掉衬衫,解开白色长衬裙的肩带,让不是父亲的男人吸乳头。』他选择和年长女友纯性关系的交往,喜欢『她在性行为上大半部分带头』,什么都不用考虑,只需依照指示行动。天吾怀疑亲生父亲是记忆中吮吸母亲乳头的男人,认为这段记忆把他的人生定型了,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法逃脱这股力量。

青豆则喜欢和半秃头的男人一夜情,她是杀人不见血的健身导师,受不了好友因家暴而自杀,从此『咯嚓一声切换掉了似的』,开始周期性地需要男人的身体。后来还和在酒吧认识的女警一起物色目标痛快发泄。

故事围绕在一种宗教和它领袖对少女的性侵犯,这些少女即使逃脱了亦无法在社会正常运作。村上春树的性描述传达了一个非常不性感的讯息:强暴过后,『做的一方可找个适当的理由把行为合理化,也能忘记。但受害者一方却忘不了。眼睛也无法转开。记忆从父母传承给孩子。』就如历史上的大屠杀,他说。

一个被动的男人,和一个主动的女人,都被记忆支配着。而记忆,如村上春树所说,可以是上一代传承下来的。村上春树的性幻想,是个庞大的『空气蛹』,无形中支配世界上的人。而始作蛹者,是人,和他的欲望。

这回,村上春树淡淡的文字,是冷酷意境里不能承受之扰。写到这里,我翻开第二卷。

(本文刊登于18/12/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匿名说…
性是村上春树书的重要元素,怎么你说村上破例写性呢?《边境之南,太阳之西》、《发条鸟年代记》、《挪威的森林》、《寻羊冒险记》等都有许多性的描写。

另外,村上书中的男女主角个性都非常独特,常有奇怪的联想、琐碎而复杂的想法,又怎么说主角都没有突出的性格和形象呢?
莊若说…
我有個朋友還是學院生的時候,日本女同學問他看什麼書,他答《挪威的森林》。日本女同學吃驚,以為碰到一個看咸書的色狼。
杨艾琳说…
哈哈,碰到两个村上专家,胡诌穿煲了。 ;-)
都说不是粉丝咯,一切只靠印象。该查证了才写的,却又懒惰(赶截稿)翻旧书。
不过老实说,村上从没给我色的感觉。或者色对我而言,应该更...剧烈?嘿嘿。
两位,放过我吧。嘻嘻。
Rowena说…
嘿嘿...荘若,
當張老大送我"海辺的卡夫卡"時,家里的那位是???的反應。
莊若说…
Rowena,
怎麼那麼多人借書送書給你看?
我查一查,原來當年台灣和大陸,剛開始時,是把《挪威的森林》當言情小說或咸書來賣的,相對而言,我們馬來西亞的讀者多麼純潔!
Rowena说…
當年有幸与一群知識份子同一屋詹下、所以不担心没書看。
説到純潔、下次談談有関"性"教育、如何?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