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不能这样


好友从云顶下来,我说你上去拉老虎机啊?她说你还算是个音乐人吗,『珍爱女人』演唱会你不懂?什么真爱假爱的,爱我就送我一张票啊。这个音乐人不只孤陋寡闻,还挺无耻无赖的。想到潘越云、齐豫、黄小琥和万芳这几个过气歌手,虽然曾经引领风骚,如今身上的波希米亚服饰已显得累赘,钻粒马甲散发着夜总会的霉气。

和另一个朋友通电话,我说,上回拨电给你,你在『左麟右李』演唱会,说刚在厕所碰到谁谁谁,这回拨电给你,你说正在途中赶着去看『左麟右李』。『你都看不起流行乐,你懂什么?』她说我。我满腹冤屈何处诉,怎么说都是听这些歌手唱的歌长大的,可几十年后要我追着童年偶像挥动荧光棒,单是想就够别扭。

说起当年,崔健很红。红的时候来了大马开个唱,时机恰当,气势是咄咄逼人的。演唱会前几天,我不幸从楼梯十多级摔下来,腰背都挺不直了,运动衫里贴着一大块厚厚的草药,却站在椅子上摇滚了一夜。崔健在台上声嘶力竭,台下我摇摆着头颅激情呐喊。现场演唱气氛高昂,别说手在颤抖泪在流,男友女友是谁叫啥都罢了。崔健在台上使劲地唱:『妳何時跟我走..喔..妳何時跟我走..』说句实话,当时真想狠狠地这就跟他走。

崔健的<花房姑娘>是这样唱的:『你要我留在这地方,你要我和它们一样,我看着你默默地说,噢...不能这样。』当然不能这样。什么时候开始,本地演唱会怀旧情牵费玉清、许冠杰、周华健、谭咏麟等,本地观众无缘一睹时下举足轻重的歌手风采?即使我有幸观赏崔健今年『新长征路上的摇滚V1』巡演平安夜北京那场演出,时过境迁,你说,我会否感动依然?

多年前本地刚掀起爵士风,连续几年办爵士演奏会,邀请国外爵士名家表演,如Diana Krall,Spyro Gyra等。主办当局在Bukit Jalil体育场,安排了一整天的演出和活动,好不热闹。记得有个下午有场难得的拉丁Big Band演出,主办当局却在户外搭棚,一班乐手身著黑衣在烈日底下打鼓、弹贝斯、吹小号、玩萨克斯,一路吹奏下来,大伙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接下来身材大号的小号手负责一场讲座,他却姗姗来迟。后来负责人把他带来了,他一上台就怒道:『到底有没有人性,在大太阳底下演奏多么累人,还要我给讲座?』爵士演奏会后来办了几年,演出阵容除了本地流行歌手,不见世界各地的爵士乐手踪影了。

我想看张楚、郑钧、陈绮贞、张悬,冷酷仙境也无所谓。我们需要新的冲击激发创意,而非经年累月地复习那几首陈腔旧调。直到那天为止,我选择在YouTube前看演唱,头颅不摇,没有呐喊。

(本文刊登于9/12/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莊若说…
「台下我摇摆着头颅激情呐喊」,嘿,我站在你後面。
不是啦,不過那天大家都去了,像同學會一樣。
說起來派舍,那是我看的少數演唱會,另一個是王菲,其他如Sting,Bob Dylan統統沒去,除非我的「年輕偶像」布魯斯史賓汀或李安納柯翰拿拐杖殺到來,才乖乖去看吧。
匿名说…
怀旧是大人们戒不了的鸦片,跟这些欲仙欲死的人讲创意莫不是白讲罢了…… :)
——长璜
杨艾琳说…
莊大侠:Sting 我倒是看了,结果看他的键盘手多过看他。酸了人才想,若李安納柯翰真的来了,我会否看他看到流口水?

长璜:『怀旧是大人们戒不了的鸦片』说得好!幸好我听李安納柯翰是近年来的事,这也回答了我以上自己问自己的问题。
莊若说…
長璜,

如果你找一個當代藝術家(隨便找誰你認為很有料的。)很有創意的,跟一副很懷舊的畢加索真品,我當然是看畢加索,不是新舊問題,是品質問題。
杨艾琳说…
Leonard Cohen vs.周杰伦,当然看Leonard 啦;我也在想,左麟右李对某些人的意义,是否和我们对LC的意义一样呢?无论如何,即使品质再好,还是要带新的东西进来。我,是贪新厌旧的,除了Leonard Cohen. ;-)
杨艾琳说…
我是说,LC对我们的意义。一早在厕所用手机留言的后果就是这样。这个东西啊,可以再写一篇,『老的好还是少的妙』,『品质还是花俏』,『头颅摇还是不摇』...
莊若说…
1)我是不明白,老創作人怎一定沒創意?
2)那一忽(對不起是廣東話。)顯示懷舊的人不能接受創意?梅淑貞都是周傑倫擁躉啦。你要我擁護(差點寫成擁抱)林志玲,我也可以勉強接受的。
3)你那篇文章跟創意何干?
杨艾琳说…
唉,给你们搞到都不知自己写什么了。
什么都好,我的文章是说(还要解释,唉唉唉),本地没善待外来的艺人,除了老东西没有新意思(广东话,配合你),不是老的不好,是新的不来。我也喜欢老东西,AlPacino 是我最爱。
再这样上着课上网,迟早给炒鱿鱼。
匿名说…
敢问庄若,毕加索有哪些作品是“很怀旧的”?
再说,我们自然也不好把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不分青菜萝卜一概评为“很有创意的”……此种切法岂不太绝对了?呵。
对不起,艾琳,在你的大本营乱讲话,罪过,罪过!
——长璜
莊若说…
長璜,

我們懷舊畢加索咧,這很正常嘛。
照你的邏輯,回問一聲:李安納柯翰,史汀和布魯斯史賓汀什麼時候懷舊了?
讀我的留言,我沒說當代藝術就是有創意呀。我只是說找個有創意的當代藝術(那至少是新的東西吧。)來跟我們懷舊的畢加索比較一下。
人一懷舊,便不能跟他談創意了?這才是武斷。當然,開玩笑是另一回事,我就當你開玩笑好了。不必在意,我們握手。
莊若说…
艾琳,
這叫擦槍走火。你還是比較可憐啦。
杨艾琳说…
噢...不能这样。

我很可怜吗?等等,先检查看掉了毛否,嘻嘻。
oxtrotmoron说…
oxtrotmoron
《牛步舞梦港》:
“梦港”(海南话)
“梦港”兴高采烈地跳牛步舞
“梦港”兴风作浪地跳牛步舞
牛,毕竟比狐狸老实-老实地干活
牛步舞一跳
“梦港”自慰:我,吃的是草,挤的是奶奶
Oops...挤的是奶

继续跳吧
生蛋快乐
Oops...圣诞快乐
杨艾琳说…
这位新加坡用Mac和IP是210.24.116.225自称“梦港”的朋友,要找茬请到别处去,毕竟,除了我,其他人也不懂你吠什么。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