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强没幸福


广东话有这么一句话:『勉强没幸福。』似乎是对的。世界上有两种生物是不能走在一起的。他们是两片墙,把什么往墙上抛的后果只是弹回来。若果一个人抛一个人弹,还不太坏。如果两个一起抛,一起弹,你可想像局面有多凌乱。

还有两种人也是『勉强没幸福』的,就是一个锁不紧的水喉,和一个海绵。水喉的水不节制,海绵拼命吸。一个付出,一个接受。单向的火车没有回程,上升的气球除非爆了不然是继续上升的。

另一种『勉强没幸福』是两个自己爽的人。你爽你的,他爽他的。假装有一回事,又装着没一回事。各想各的,完全站不住脚。因为到处都是007,周遭皆是碟报故事。步步为营,喝杯咖啡都可能下了毒,更何况是说句真话?

这个气球放了线,任它空中消失吧。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