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都市


什么心情搭配什么音乐,一点都马虎不得。在欲望都市的夜晚,人与人邂逅,相互消耗时间与孤单。结伴clubbing,挑一家专播indie rock的选择颓废一个晚上,不需要感动,只要暂时逃避现实麻醉感官。

夜半网上冲浪,不想读大块文章,只要窥探陌生人的心情博客,和一些碎碎念的网上杂志。写的是生活的琐碎,不琢磨文字美感文章格式,轻描淡写似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除了昨日午后消失的那一只猫。

车上的MP3播放下载的张悬新歌,『人们火热宗教理想娱乐/ 而我爱你你可能记得?/我们相儒以沫/长大后看晚餐时的TV show 。』在粗糙的电吉他solo魔幻之下,渴望握那只操纵驾驶盘的手,下车时才发现他不爱女人只爱男人。

城市交织的脸孔,最不习惯承诺。擦身而过宁可错过,也慵懒于追求诉说。人际关系画成漫画,夸大形象把烦恼简化,再把命运交给塔罗牌,让它每天早上自圆其说几支剑和一匹马的道理,为你决定这一天怎么做怎么过。

在购物中心的某个角落,找一部十多年前的影片『Lisbon Story』。回家插上耳机对着电脑荧幕,听葡萄牙语读中文字幕。影片主角拐着一只脚举着巨大的录音器材,走遍Lisbon大街小巷录下城市的声音。启发你的灵感随即启动手机录音设备,录下熟睡女友的鼻鼾声,设作电话铃声。

在外租个房子为了和家人减少摩擦,雨后套上曼谷买的啤酒T shirt拖着人字鞋,到Asia Café小食中心和陌生人一起看足球。户外银幕特大,足球膨胀成每个人的中心思想,一起为左支右吾的百般推搪喝采。食物的香味和叼在嘴边的菸味,调配成城市香水的魅惑。

口袋一阵抖动,手机短讯显示那个男子的轻佻:『我要定你了。』你不屑的哼一声,把手机往床上一扔,继续假装自己是陈绮贞弹拨吉他写一首歌,即使弹来弹去只是C、F与G和弦。膜拜的对象取代了正规的学习途径,毕竟,那是辛苦的。你相信自己是天才,你说服自己被边缘化。

除了周末到星巴克上Wi-Fi,你或许会用信用卡买一架Leica M8相机,拍摄路中央被车碾过的猫和它腐烂的肠,然后守着亚航特价机票,什么时候背个背包到老挝的洋式咖啡馆喝杯当地的咖啡,再给扮可怜为生的孩童几个零钱。

你不会喝得酩酊大醉,你也不嚎哭嘶喊。所有的政治动荡无法令你震撼,一切关于经济萧条的讯息你一律不看。你漠不关心地吮吸打成泡沫的时代奶昔,目击都市厌倦地趴在文化背上,把不安不满写为欲望的脚注,再宣布你拥护次文化、活着为次文化,皆在你能够定义次文化之前。

(本文刊登于29/5/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