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势把戏这民主的一个瘤


『为什么你不烧掉那些录音带?』1977年尼克松接受电视名主持人福斯特 (David Frost) 的专访时,福斯特一针见血,而老狐狸尼克松从容委婉作答。这个长达28小时45分的访谈,分为四天播出。第三天福斯特问尼克松,他任职美国总统时的行为合法与否,尼克松答:『如果是总统干的,它就不违法。』

怎么不违法?偏偏尼克松这种男人信仰权势超乎法律,诡辩当时『形势需要』他这么处理。

当年有五个人闯入水门大厦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安装窃听器并偷拍有关文件时当场被逮捕。经过FBI的调查,揭发尼克松和他的班子涉及违法窃听、诈骗、谍报活动、税务监查、行贿一系列行为。事后尼克松滥用行政权力来维护自己。一直到两年后他办公室的录音系统揭盖子,这些录音带掌握了他滥权和违法的证据。因『水门丑闻』而遭弹劾,尼克松被迫辞职了。

然而,三年后他接受福斯特的访问,终于亲口承认违法时,依然坚持这一切一切是『错误』而非『滥权』。因为对他而言,『如果是总统干的,它就不违法』。

在一个法治社会,司法是独立的。所以即使尼克松一厢情愿的以阴柔功力把玩大局,滥用行政权力至终亦无法仿效上帝裁决自己无罪释放。美国当年切割了尼克松和他的滥权这个癌瘤,留下丑闻,灭绝后患。

不错,上从国家总统高官权威人物,下至各部门小职员;或是企业公司老板经理,还是家里的老爷老奶奶,只要有一两个下属或后辈,没有不把『权力』发挥得淋漓尽致的。源自一个人越权,延伸至整个团体狼狈为奸。越权滥权霸权特权的把戏,往往压得人权民权实权平权窒息。权势把戏的最高艺术境界,莫过于把权势朦胧一番,似云似雾,似雨似露,合法非法,一片浑沌。

试问谁家没个权威人士日夜呼喝:『我叫你闭嘴你就闭嘴!』,哪家公司没个上司在你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命令你对客户撒谎?还有某大学校园的食堂限制穿裙子的女生没饭吃,回宿舍换长裤的事!

比如历史教科书对历史的歪曲与偏差,不禁叫人纳闷,编写教课书的是什么人?怎么筛选专人担任这误人子弟的工作?是以什么意识诠释历史、以什么角度编写题材?是谁给予谁权力制定灌输国家的历史概念?

再说国阵霹雳州夺权,章回小说的迂回曲折,究竟什么是合法?谁是合法?几经风雨折腾一番,加上精心策划细心考量,添上联邦法院宣判『议长“禁足令”越权』这一笔,5月7日的州议会看来只能证明『民选』是没有意义的,『民权』仅仅委曲求全。

还有董总和它的叶新田还有他的一亩田,尽管骂声不断,他的华教地主地位似乎无法动摇。到底权势把戏怎么个玩法,导致满田蝗虫殃及耕作,地主依然大权独揽。

更别提的是,什么名字不能公开讨论,什么权势只能保不许质问。林林总总乍看理所当然,其实是法治社会长个『权势』瘤,肿瘤的模样酷似尼克松,你逗啊逗它,它乐了还会说:『如果是总统干的,它就不违法』呢。

(本文刊登于1/5/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