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尸


她的尸体被遗弃在荒山野岭,没有刀伤,没有枪伤。她甚至和生前没什么不一样,只是面部少了表情而已。记得她的人都说她生前很活泼好动,如今看她躺在山上,冷风凛冽,煞是凄凉。

她死了。那个足球永远成了个谜。或许她死之前都不知谜底,不知为何会有个球在椅子底下。

为什么她会选择那一天那个时间那辆火车那一厢,为什么她不北上而决定南下。为什么坐她对面的是那个男人而不是另一厢的伯伯或婶婶,为什么凶杀案看起来和她有关却无法找到证据始终无法破案。

悬疑案有时像个笑话,只是笑的时候很难消化。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