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苏丹的mob


雪兰莪州苏丹因霹雳州的噼里啪啦而黯然神伤,发话:霹雳州苏丹是他的uncle,两州的情谊“remains strong as ever”。然而,有人失控、傲视苏丹的权力,“their easiness in being influenced by the "mob" culture”,令人泄气令人尴尬。

本人孤陋寡闻,读到“mob”只联想到意大利黑手党,因为“mafia”已是过时的叫法,mob比较in。有趣,今天在东方的专栏才提到:“当人民质疑宪法可否为民主制度带来保障时,『无赖政治』的产生是否意味着人们已经丧失了『羞耻』的本能?”

想不到草民与苏先生心灵相通,只是noble的苏先生说“mob”和ashamed的草民说“无赖”,是否异曲同工,唯对象不同?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