娼妓与棋


有人说『政治娼妓』这词提不得,砍头的事。下棋还说有规则,举手不回。拿娼妓当棋子,棋局有多难看就多难看。这年头已经没有『政见』了,换来的是『政贱』。游戏固然好玩,典当了健全的建设,代价大不大你自己量。

我为人性的丑恶默哀。我烧三支香拜:第一支,给国家的前程;第二支,给公民的前程;第三支,给人性的良知。

Ohm。

评论

老颜说…
也跟着鞠躬了。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