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作为一个城市人而蒙羞

国外旅行常遇到一些态度嚣张亚洲旅客。他们喧闹,完全不顾及身在他乡,必须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当我在国外见到声量超大,并争先恐后的亚洲旅客时,看到老外翻白眼,我也很腼腆,即使我是个很有礼貌的亚洲旅客。

这两天参加在彭亨州举办的原住民日庆典,居然遇上类似情况。若有幸为这情况标题,那就非“当城市人遇见文明时”了。

当城市人遇见文明时,是怎么样的呢?四个字:丑态毕露。

我们一直认为,城市人是文明人,原住民是土人。我们大错特错了。

即使来自不同区域,原住民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谈吐举止温文尔雅,待人处事彬彬有礼,和英国人所谓的gentlemen相似,不同的是后者是学来的,前者是本质。

前几天协助接送原住民出席人权委员会呈交“原住民土地权调查报告”的记者会,因为地点十分难找,结果兜兜转转,耽误了时间,足足迟了半个小时。但是原住民朋友不急躁,还微笑着安慰我说“Sabarsabar~”。抵达没多久,记者会结束了。记者围过来采访,这几位朋友还未进入状况,已经能侃侃而谈发表意见。为何?因为他们的斗争发自内心,他们的态度诚恳淡定,他们的修养与大自然共体。

原住民日庆典是让各地的原住民共聚一堂,共襄盛举。对原住民而已,这是一个难得的聚会。因为地理位置及经济考量的关系,许多原住民都不曾有机会会见别的区域的原住民。当然,这个庆典也欢迎非原住民参与,也因如此,我见识了城市人的不文明。

和出国旅行的亚洲人一样,城市人来到原住民村,一群人扮得花枝招展,喧闹嬉笑,娇柔做作,忙着拍照上载面书,而干扰了全场和谐的气氛。依照文明人的礼貌,客到异乡,本该谦逊低调。但是,与其观察及欣赏另一种生活方式及文化,城市人的自我中心,令他们在原住民面前相形见绌。

有者穿着暴露,耗资装扮自己,一副老外访亚洲的模样。舞蹈表演时,拿着相机径自走入舞者的空间,阻碍了舞者的表演,侵犯了舞者的空间。他们忘了,这是原住民的庆典,他们不过是受邀的旁观者,但是他们喧宾夺主,高姿态地劫持了原住民的活动。

城市人的文明呢?哟,我搞错了,原来文明的是原住民,城市人不过是嚣张且不懂礼貌的野蛮人,连一个基本的尊重都没学好,还说什么协助弱势族群啊。

(本文刊登于14/8/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