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艺术的趋势

日本年轻人风靡“魔贯光杀炮”,手机一click,就创造了漫画及好莱坞的神奇画面。

话说“魔贯光杀炮”的创始者日本高二女生关更美香,一时贪玩,灵机一动,想了个捕捉同学凌空跳跃模拟特效的点子,摄影画面不但制造震撼,也制造了风潮。十多年前“骇客任务”(Matrix)慢动作闪避子弹的经典画面,变成了美眉快动作的一刹那。

《太极侠》的陈虎打遍天下无敌,方悟“灵空”的道理,用不着拳击,掌力一轰就把Donaka Mark轰死了。美眉用的则是手机及创意,和一点点调皮,瞬即拥有《七龙珠》加《太极侠》的魔力,挥拳发功,要对手腾空飞起,弹到远远,定格在摄像里,久久不落地。

美眉没有特技,应用的科技最高境界也不过是手机摄像功能。它的震撼力却不逊色于911摄影师Richard Drew的“The Falling Man”,相片是个男人像跳水般从世贸直线堕下。分别是,一个好玩,一个死亡。

“魔贯光杀炮”的摄像算艺术吗?有些人花一辈子时间定义什么是艺术,有些人则一口咬定什么不是艺术。有些人一辈子在证明自己的作品是艺术,有的则创造了艺术,也没察觉原来是艺术。

前辈画家龙田诗说过,大意是艺术必须触动我们的心。问题是,中国都有高铁了,空间缩小、时间紧迫,如今能触动我们的是什么呢?

50-60年代美国《生活杂志》(LIFE)以杰出的摄影为卖点,宗旨是“To See LifeSee The World”。很多时候,它反映了世界各阶层的生活,画面触动人心,是欢喜、有趣、感动、心酸。但是我很好奇,追崇“魔贯光杀炮”潮流的年轻人,作品不也反映了这个时代年轻人的生活和态度?会不会因为它缺乏摄影技巧及五花八门的镜片,它就不算艺术?

在皇家摄影协会举办的【Where Goes Art?】交流会上,一名外籍女士表示,她厌倦了“美美”的摄影作品,大马艺术家为什么没有“Provocative”的作品。Provocative这个字眼不是挑逗、挑衅、煽动、刺激几个字能形容的。它可以是性挑逗,也可以是911被逼堕楼的身影。它绝不是“魔贯光杀炮”,但它肯定有社会及政治因素。

大马的“Provocative 艺术”在哪里?我想起本地涂鸦画家Jeng,因朋友在国外被歧视,就在纽西兰的“STOP”停车标志上,涂了“Racism”的字眼。饶舌歌手Hour Tan Saxon C半夜在小小的房子里录音,唱着“点解权贵可以撚囂/ 点解有钱嘅罪犯可以法外逍遙”。不觉莞尔,大马艺术趋势,或许不在主流。

(本文刊登于31/7/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