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人寻味的绿运

大马绿运有个奇怪的现象。505前,大家都是热血青年、中年、老年,甚至小孩,环保意识从未如此强烈过。这些人当中,有的是直接受害的居民,有的是住得远一些,不过迟早殃及的池鱼。有的是不管三七廿一,破坏环境就我要你老命的烈士。几万人的庞大阵容上街抗议,一身汗、一把涕、一桶泪,哪怕非亲非故也共结连理了。

大马在环境被严重破坏及污染之下,精神上及斗志上绿意盎然。有些人以为,我们有救了,因为我们愿意为了捍卫环境而绝食、苦行、烧厂,甚至愿意以「队林」政府作为捍卫环境的条件,豁了出去!

但是505后,天色苍白得连殭尸都受不了。许多环保朋友大选过后冷了下来。有的说累了,有的意兴阑珊,有的决定不再流汗,「血拼」去了。有的旅行了再旅行,还是无法抚平伤口,像个越战归乡的老兵,神经错乱。

当然,还有一些被群眾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英雄,没点子之下,再次高唱「若是我有一百万」,真是「无讲无人知,讲到真歹势」,黄一飞听到了不知会否偷笑。可怜几个死硬派不愿意接受现实承认捧错英雄无辜被利用的粉丝,继续和音伴唱。谁叫绿色运动「打拼彼多年,无车无厝无爱人」,诚恐诚惶,唯恐不信神灵失去方向。

那些绿草如茵的面子书专页,505后乾旱无比,一条毛都没。管理员都人间蒸发,剩下一两只小猫,有空按按键盘转贴,打发时间,撑住门面。

这样的情景,这样的月光,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政治手段把夜空染得如此的俗气。看清楚了很心凉,可怜绿色被污染。但是,绿运好比万年烟炼铝厂週遭的草木,枯萎了几年,在砂州大停电厂暂停操作之下,开始萌芽。虽然萌得很辛苦很吃力,怎么说都好,算是一线生机。

是的,有些505前不太关心环保的年轻朋友,看到大选的黑暗及运动人士的沮丧,看到受害者选后被弃之,心有慼慼焉,反而热了起来。我想做一些事,我能做什么?年轻人以为环保运动如办公室,差事可以分配。岂知环保不止耗时耗力,还要自掏腰包帮媒体代劳,发掘课题搜集资料曝露丑闻。

其实,有心人可以自动自发,因为可以做什么自己最清楚。若起步就要依赖,恐怕不能长久。因为长情最忌贪「好玩」,若只挑轻鬆的签名上街来做,避开枯燥却重要的工作不干,最终恐怕步人后尘,一个刺激,不再流汗,旅行收场。

(本文刊登于23/8/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