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明志贺年YO!YO!

近日网上流传着黄明志的新年歌,听了几十年千篇一律的大吉大利,唱反调骂脏话贺年反而有点新意。黄明志他妈算是把他生对土地入对国籍了,要是换着在美国,即便比手划脚骂通星星月亮太阳,不单没有人大惊小怪,放上YouTube除了亲朋戚友之外,恐怕没几个人点击观赏。社会言论自由是好是坏见仁见智,总之在不阉牛免翻墙的国度,除非你很火红,唱反调骂脏话泄愤的,人们一概懒得理会。

反观习惯小心说话的社会里,想搏出位其实不太难,只稍描述人体几个部位,问候令尊令堂,左哟哟右笃笃,不怕没有共鸣。上海名专栏作家毛尖前几天跟着凑死人热闹,也为沙林杰美言几句,题为<脏话,是拿起塞林格的理由>。沙林杰、塞林格、Salinger,都是同一个《麦田捕手》的作者。长得斯文大方才气纵横的毛尖写道:

『在外文系读书的时候,感觉词汇量特别贫乏的是脏话。后来听高年级同学说,《麦田里的守望者》中有785个粗口,我们没作停留就赶往图书馆。馆藏的几本塞林格后来一直呆在我们寝室,记不清轮流借了多少次。』

尽管后来认真读下去不是这么一回事,至少毛尖和她的同学最初的动机是接触脏话。《麦田捕手》到底是否有785个粗口,恐怕我一时间无法查证,我看的那本是租来的,因为我们学校图书馆不可能有785个粗口,书看完卖还店主,后来这家书店倒闭了。但是我非常肯定那不是一本脏话词典,而沙林杰若是为了写脏话而著书,沙林杰就不可能是沙林杰。

所以,作者的脏话不是动机,却有可能是读者的动机,即使不是,也可能是诱因。我相信黄明志唱新年歌不志在推广脏话,他只是批判千篇一律的新年歌很烦,说到许多人的心里头去了,饶舌饶舌,再顺道市井地骂两句粗口,大家听了嗓中呼声大作,闷气一口痰吐在地上,不必前戏立刻高潮。

《亚洲周刊》说『马来西亚最近短短十八个月內,就有逾三十万人移居国外,而这还不包括在新加坡工作的庞大马国人群体。』说到头来是国人生闷气,不关黄明志的不雅。长年累月看到民主逐渐发黄,披星戴月的回报竟然是心里发慌。难怪黄明志看到新年穿红衣就想到红卫兵,即便是不口出秽语的正人君子,看了黄明志的新年MV,无不痛快狂喜的。因为黄明志帮大家吐了一口即黄又浓的痰,只是,咳咳,胸口还闷着呢。

(本文刊登于16/2/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猪兔子说…
看了他这个MV时,真的笑到很够力。
很赞成他的logalize
不要一直跟中国的风~
莊若说…
回頭一想,某些傳統,也是這樣子,靠商業新年歌流傳下來的。否則誰還去聽周璇?
黃明志雖說創新,那指天篤地的Rap,R&B 亦是泊來品(與本地沒有四季是一樣的。)創新不到哪裡去。這叫五十步笑百步。他可能也明白這一點,否則不會讓人家踩自己,自嘲了。
不用成為課題,得啖笑而已。
杨艾琳说…
猪兔子你不做猪悟空啦?貌美如花,怎么总爱取丑丑的名字啊?
莊爷:绝对同意。我是看在他至少还懂得自嘲,有点进步了,哈哈。不过,我对观众反应的心态比较有兴趣。
猪兔子说…
因为现实做人规规矩矩,网络取名就古古怪怪,自嘲自嘲,哈哈
杨艾琳说…
猪兔子:自嘲是门大学问,嘲讽别人前要先懂得自嘲,看你就有这天份,嘿嘿。
猪兔子说…
是因为没本事嘲人,只好自嘲==您过奖了
zuiyanhong说…
骂人为乐,哗众取宠,了无新意,俗不可耐。
捲捲羊大頭目说…
Hi 杨艾琳
常在東方讀你的專欄,原來還有一個部落。

黃明志的出現是件新鮮事。
時間久了,好像沒那樣吸引人了吶~

好的音樂可以力賽克。
他的音樂的是有效期。
杨艾琳说…
zuiyanhong:对黄明志的看法,似乎有两个极端,很喜欢,或很讨厌。其实能令人讨厌也是件了不起的事。^^
捲捲羊大頭目:我越来越喜欢读者的名字了,基本上比黄明志有创意。我,在等新鲜事呢。^^

谢谢两位支持我的文章(我不管你们支不支持黄明志,哈哈。)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